samshi

文章  花园
"Lateritia" best type ex SH ,这是SH 大大最喜欢的石花之一,二蜕吧,颜色非常鲜艳。
早之前这颗植物购自明贺,未命名株,只标注这父母本杂交信息(阿修罗AsuraX银世界Ginsekai),明贺这个组合融合的后代有不少姊妹株,但是这一颗不论从质感还是色彩株型上来讲还是非常满意的,由于来时并没有名字,我个人甚是喜欢这颗植物,自己起名【修羅武神/Shura Warlord】,原因是其母本是阿修罗而外表好像覆盖这一层白色的鳞甲,仿佛一个古代的武士。自娱自乐,不喜勿喷,图片请欣赏。
正如SH大佬所说Plants can talk,植物自己会说话,越发这句话的内涵。理解她们的语言,才会达到你所想要的状态。
15年秋播的一些云映玉,记得当年是老班兄@老班 去拜访SH后亲自带回来的一些种子,出于友谊他分享给给我不少种子,其中C188便是其中的一员,现如今她们都是第三次蜕皮,很多个体都有非常惊艳的表现,我也把这些照片转发给SH一起分享实生的喜悦,他说道:这就是园艺的乐趣,可以做一辈子。 去年的样子可以打开这个链接:http://www.xianzhenyuan.cn/forum ... ead&tid=1431335 现在的样子,照片也是
前言: 首先,在此我要非常感谢去年秋季英国之行的时候Terry对我的热情接待,Terry随和的性情,专业的治学态度,以及他丰富的历史悠久的植物收藏无时不刻不在感染着我,并且驱使我朝着更专业更科学的方向去拓展我的个人收藏,能为肉锥在中国的发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共翻译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关于Terry的个人简介《我和我的收藏》,第二部分是Terry总结的一些关于肉锥种植经验的《Terry Smale博士的肉锥栽培指南》
15年秋播的C188,SH种源,现在看看有一些个体还是非常赏心悦目,很特别。
最近一直奔波在新大棚建设的第一线,很少有时间来写一些东西,答应大家的关于纽扣家族的一篇文字我希望在秋季到来之前呈现给大家。肉锥们伴随着春花的十字纽扣和B纽扣花朵的凋零,随着气温的逐步升高夏季的到来都陆续进入了深度休眠,新叶蜷缩在风干的老叶下,积蓄着能量,等待着秋雨绵绵后的第二个春天。 近来或者说从接触肉锥开始,就一直看到有花友进入了一个喜闻乐见的关于‘撕皮’的怪圈,也有很多人在争论这这个问题,蜕皮中的肉锥到底要不要撕皮?应不应该撕平?下面我想聊一聊我个人的一系列
越简单越美丽。
一年半的马丁叶插,记得是当时朋友给的五片不同形状的叶片,转眼间都开花了,时光如梭。目测控根盆还是有点作用。水泡比较吃肥,栽培的介质可以根据植株的不同大小选择不同尺寸的颗粒,泥炭是不可或缺的介质之一,一般我会选用粗纤维的透气性比较好的泥炭而不是粉末状的碎泥炭,泥炭颗粒也是不错的选择。整体的配土原则是在保持土壤透气性的同时保证足够的肥力。记得在生长季节及时追肥,魔肥是很不错的选择。从目前来看,水泡在江浙沪这类带有明显梅雨季节的地区几乎很难完成授粉,在北方的干燥地区可以顺利地授粉打种。
去年秋播的一些流行品种。。。话说我真的没搞清楚"Jambourree" 和“欧版酒红”的区别,图片中可以看出都是深紫色的近乎全窗的窗面。。。“Fred's Redhead”(保留酒红)倒是特征非常明显,有细致的纹理。 "Jambourree"ex SH “欧版酒红”ex ’疯狂的青蛙‘ “Fred's Redhead”ex SH 'Cesk
最近连续阴雨,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大晴天。这个季节肉锥基本上都步入休眠,唯有少数春花的品种给温室增添了几分春色,Bachelorum就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最近在忙着新棚的建设,等过段时间空了我会写一篇关于纽扣家族的介绍的长篇文章,先看会图片吧,虽然只有2张,但是足够展现出B纽扣的美感所在,深秋时分,肌体会呈现出非常夺目的红木色,现在的颜色由于休眠期的到来并不是非常耀眼。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非主流的12玩家,各种主流的日系风对我的吸引并不是很大,但是相比较各种大窗透窗我更喜欢GM和SH的欧美风,尤其是GM选育的独特眼光。植物的色彩,比如这颗神奇的硬叶。去年2月份从Renny那边购得,到手的时候还很小,应该是一个offset(侧芽)大概4张叶子。当时这颗魔性的植物深深吸引我的是它粉色的纹路,一年四季几乎都可以保持这样的状态,经过1年多的细心呵护,现在也大了不少,前几天初花,时常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可以带给我们这么多视觉的享受。 真的很享受这种带苗还有
2年前,从CP购得,傻傻地长了2年,大了不少是真,就是不开花,话说我真的没有'KO'。当时的购买记录是:(L2-8)Lithops aucampiae ssp. aucampiae v. aucampiae (open window),很普通的全窗日轮,但是每次蜕皮完之后都会觉得非常赏心悦目,一直爱不释手,想想也是,有很多时候是人心在作怪,“贵贱”在人心,太多的玩家为了一个名字付出得太多太累。美存在于你的内心,而不是写在人民币上。很多时候普货也可以在你的悉心呵护下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
[译文] “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作者:Chris Rodgerson & Steven Hammer 译者:Sam Shi 原文地址:http://www.vivante-passerelle.net/index.php/en/a-selection-of-papers/72-spheres-in-motion/427-conophytum-bilobum-en 第一部分
【Sam's Cono】紫葡萄?绿葡萄?马奶子?关于C.brunneum和C.bruynsii的杂谈 作者:Sam Shi,鸣谢:Chris Rodgerson ,Steven Hammer,Andrew Young ,Dr.Tamas 新年将至,一切仿佛都放慢了脚步,能闲下来在温室静静观赏植物,很多时候我在想为什么这些小东西这么引人入胜,能让你驻足许久甚至忘记时间的流逝,无意间我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两盆“葡萄”(Conophytum brunneum),其中一盆是3年
·空间信息
samshi
访问量:110655
·收录内容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知识产权声明 | 著作权保护声明 | 用户注册协议 | 联系方式
·京ICP备07500383号 Copyright ©2013-2014 乐趣园艺(www.lequyuan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切换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