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番杏科 >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 samshi的全部文章
翻页: 1
积分:250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2017-05-25 00:21
回复

 


前言:


首先,在此我要非常感谢去年秋季英国之行的时候Terry对我的热情接待,Terry随和的性情,专业的治学态度,以及他丰富的历史悠久的植物收藏无时不刻不在感染着我,并且驱使我朝着更专业更科学的方向去拓展我的个人收藏,能为肉锥在中国的发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共翻译了两篇文章,第一篇是关于Terry的个人简介《我和我的收藏》,第二部分是Terry总结的一些关于肉锥种植经验的《Terry Smale博士的肉锥栽培指南》


末了,我附上了一些去年九月末英国之行时拜访Terry时候的留影,坦白讲对于喜欢肉锥的花友来讲,这可能真的是一场饕餮盛宴。



Happy growing to all the enthusiasts who love this genus 'Conophytum'!


先奉上笔者在MSG会展期间和Terry还有其他几位大神的合影(怎么当时就忘了戴表。。。不然画面会多几分和谐):

左起:Anthony R. Michelle (ARM),Chris Rodgerson(CR),Terry Smale(TS),SamShi,Andrew J.Young(AJY)

在这里大家是不是可以在自己的标签上找到这些耳熟能详的采集编号的声影。其中R&Y编号是克里斯和安迪博士的合称,安迪作为这些大神中为数不多的在职教授(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自然科与心理学学院),在近年来对肉锥的推广保护以及分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不久的将来几位大神会再次联合我们亲爱的Steven A. Hammer一道编著一本更多展现原产地风貌的肉锥巨著,部分在《Dumpling and his wife》一书中为收录的近些年发表的新品种会一一在此书中和大家见面,让我们一起期待吧!同时也向这些常年奔波于产地的科学家和“公民科学家”致敬!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关于Terry Smale博士和他的收藏


【译文】ME AND MY COLLECTION 《我和我的收藏》


译者:SamShi


原文地址:http://www.smale-conophytum.co.uk/Me.htm


在我孩提时代的时候我就对多肉植物产生了兴趣,那时我的母亲在普利茅斯家中的窗台上种植了一些植物。在上世纪60年代我在伦敦读大学的时候我从布朗普顿路的花店里购买了一些多肉植物来点缀我宿舍的窗台。从那以后我便痴迷于多肉并且在1964年加入了英国多仙人掌和多肉协会(BCSS)。我的父亲当时有一个小温室,我开始将一些植物放置在温室中种植并且随后逐步取代了他种植的天竺葵和倒挂金钟。他在我上学期间帮我照料这些植物而在学校的休假的时候我会来照料它们。


我和詹妮弗于1972年结婚随之我们购置了现在仍在居住的房子.我们在院子里建立了一座奥尔顿雪松木的温室(直到现在还在我们的院子里不过已经破旧不堪),我将多肉植物从我父亲的温室中都转移了过来。那时我的父亲已经深深爱上仙人球从而我不得不将我一半(仙人球)的收藏遗留给他。随后他将温室中长满了仙人球并且将此爱好一直延续到他离世。和很多的多肉爱好者一样,起初我最主要的兴趣爱好是仙人球,其他多肉植物包括番杏植物在最初的阶段并没有太多涉猎。詹妮弗和我开始周游世界去“寻觅”在野外的植物,为了更好地认知多肉植物和球根,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已经游历过希腊,土耳其,塞浦路斯,加纳利群岛,南非,美国还有墨西哥。在上世纪80年代诸多的因素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到肉锥上:在南非的产地亲眼看到这些植物;Mesa开始对外销售肉锥的种子与此同时与苏珊娜和哈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到现在为止我几乎种植了所有的现有分类中的肉锥,其中不乏很多来自原产地不同地域的植物。


当我在上世纪90年代从有机化学研究工作中退休的时候,我在我的院子中新建了一个铝合金温室,这让我有更多的地方去种植更多的南非球根并且拓展我之前积累多年的收藏。从图片中大家可以看到我的确没有太多的空间去繁殖所以更多地每个品种我仅仅会在一个时间段内做30-60颗的繁殖。这也是我为什么只能够提供非常有限量的植物的原因之所在。我经常得到花友们对我良好的运输包装的回馈点赞,这都归功于我的妻子詹妮弗在这么多年来对我这奇怪的爱好的全力支持。


和其他很多专业的爱好者一样我也加入了一些专业的协会。这些年来,我的帮助建立了英国仙人掌多肉协会(BCSS)在北萨里郡的分部,并且负责协会的相关活动。现在我负责BCSS的相关财务还有通用委员会的工作并且这些年组织(捐赠的)种子的配送工作。在那暂停之后不久的时间里,詹妮弗和我开始负责番杏研究小组(MSG)的种子的整理配送也在随后的25年MSG种子的捐赠和分享体系做得越来越好。在此期间我很享受和世界各地的番杏爱好者们学习交流。我的研究背景使得我成为了三个协会的基金会的管理员,这三个协会分别是应该英国仙人掌多肉植物协会(BCSS),番杏研究小组(MSG)以及亨得利基金高山植物社团。自从我退休以后我便有时间来为皇家园艺学会(RHS)做义工,将多肉植物的一些资料在观赏性植物委员的(资料中)不断完善更新。我为皇家园艺学会组织了座谈会,帮助挑选了植物,通过试验和个人知识,并在诸如切尔西和汉普顿宫等主要的皇家园艺花卉展上做了评委。我还与在威斯利的皇家园艺学会保持联系,以提供关于多肉植物和南非球根的相关建议。


多年以来,我已经就各类多肉植物和球根的相关话题发表了许多的演讲,也写了很多的文章,从地方报纸到《花园》期刊,但是大多数都是为专业期刊撰写的。文章的总数已经超过了100篇,尽管我没有留下个人的参考书目。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关于一些肉锥新种的描述,我一直是几个分类单元的作者或者合著者:包括Conophytum minusculum ssp. aestiflorens(夏季开花的一种小M), C. pellucidum ssp. saueri(杏花勋章), C. roodiae ssp. corrugatum (卢迪亚的一个亚种,表面褶皱)and C. subterraneum(大葫芦)。无论如何我希望交流我成功的心得经验使爱好者们能够更好地种植他们的植物。对于那些南非西开普冬型种植物的种植往往不能跟随我们的“直觉”,需要结合自己的实际环境,并且对植物的生长习性有所了解,我建议在学会如何种植仙人球以后再去尝试这些植物。



PS:著名的S纽扣Conophytum smaleorum R&Y1788 (Groendoring River)就是以TS博士的名字命名的以感谢他为肉锥在国内外的发展普及做出的杰出贡献。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译文】《Terry Smale博士的肉锥栽培指南》译者:SamShi


原文地址:http://www.smale-conophytum.co.uk/grow_conos.htm


备注:

Terry的养殖环境所处的地理位置都和我们有着一定的差异,英国本身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地处欧洲北部,有着较高的纬度,大概和我所处的江浙沪地区有2个月左右的季节差,所以该文章中所提及的月份不要去生搬硬套,需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适合的调整。不过这一篇文章的整体内容是非常具备指导性的,详细阐述了肉锥的生理周期,有非常好的借鉴作用。前后也有不少花友对该文做过一系列的翻译工作,但是有一部分内容不太准确,在本次翻译过程当中我结合实际做出了一些修正,有部分文字没有直译,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介绍

肉锥生长在南非的西部地区以及纳米比亚的西南部地区。该地区受到地中海气候的影响,冬季降雨,夏季干燥。从而野生的植物都是冬型种而肉锥在人工栽培下也继承了这一特性。千万不要像对待仙人球一样去种植肉锥,在温室中我们需要将它们分开管理,可以将它们和一些诸如虾钳属(Cheiridopsis),奇峰锦属(Tylecodon),鳞茎属(Bulbine)等此类冬型种植物放在一起种植管理。

浇水

肉锥有着在夏季休眠的这么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老叶会干枯以形成一层纸质的老皮保护着内部的新叶。在七月底恢复正常浇水,在最初的两个月频率是较高的,差不多每周一次,更具具体天气情况而定。在这个阶段当中新叶会突破老皮叶迅速生长萌发,大部分品种也会在这个阶段开花。随着气候在秋季的恶化,浇水的频率逐步降低直到冬季的时候每3-4周浇一次水。某些品种像翡翠玉/鸽子蛋( Conophytum calculus,)当它们的表皮开始出现褶皱缺水的现象的时候我就会把它当成一个参照物来决定是否给我的植物浇水。在二月中旬左右,环境再次得到提升从而浇水的量开始逐步提升,在这期间新叶也逐步开始在植物的体内萌发生长。在四月初我开始给植物断水,植物开始进入休眠期。在夏季我一直不给我的植物浇水,但是有一部分成功的种植者会在夏季给他们的植物微量地浇一些水尤其是一些微型种的肉锥。请注意在这个期间任何喷雾或者从顶部的浇灌可以导致丹宁酸从老皮种分离出来从而污染里面的新叶(形成黑斑)。我的种植风格一向是干养不让植物过于肥大从而让它们更贴近自然,因此较仙人球而言我更少地给它们施肥。我会施一些液体氮肥,比如Phostrogen(国外的一个化肥品牌),每当初春新叶形成还有在秋季植物不移栽的情况下各施一次。

光照

很多肉锥正是因为它们的色彩斑斓而光彩夺目,但是这离不开在生长季节充足的光照。从而在冬季,植物需要放置在温室光照最好的地方。尽管我做了这些,但是在英国冬季的光照度并不是非常理想从而植物的状态并不是非常好,有些看上去绿油油。在五月初,我们要经历夏季最严厉的高温酷暑从而在这个阶段肉锥非常容易被烈日灼伤。实际上这大概是栽培肉锥的时候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太阳的影响往往在植物进入秋天开始生长的时候才能被发现,到那个时候我们会发现在一群植物上朝南的那些头已经死亡了。为了避免此类问题的发生,在四月我会在温室的玻璃(内部)刷一层防晒涂层,在九月到来的时候将它们擦拭掉。如果你仅有为数不多的收藏的话,那么请在夏天将它们放置到你温室的阴凉处即可。

温度

在野外,一些肉锥生长在高海拔地域,它们历经霜雪洗礼,当然了原产地的气候远远没有英国那么潮湿。那么选择一些肉锥在冬季不加温的温室环境中生长成为了一种可能(来自Kamiesberg一个产地种的勋章就非常喜欢在威尔士的高山温室中生长),但是通常情况下我还是推荐在冬季不结冰的温室环境中种植。我的温室在冬季最低温度是3摄氏度。在夏季良好的通风并且避免超出40度以上的高温是非常必要的。

栽种

我常常用塑料盆来种植肉锥,小的陶土盆往往储水性太差,太容易干。一般会选择9CM以上的花盆,我往往会使用育苗盘(见下图)来代替那种很深的花盆,这是因为肉锥大部分都是浅根系植物。一些小型种最好种在一个盆里以避免浪费过多未使用的肥料。我的种植配土一般是采用John Innes 2号混合堆肥(其实就是一种国外的园艺用土,已经杀菌,园艺盆栽使用,里面有沙子还有泥炭包括一些堆肥混合在一起,是一种成品土,见下图。)和4毫米粗细的石英砂(见下图)各50%混合在一起,在保证良好的排水性的前提下,任何颗粒和泥炭的混合都是没问题的。理论上每隔两年植物就需要进行一次移栽,但是我有很多植物已经很久没去动了。最好的换盆移栽的时间是在植物生长期开始的7-8月,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在整个植物的生长期都可以进行移栽的。客观来说在冬季植物根系的生长要比在秋季来得旺盛。可以使用尖的标签木棒或者一个小刷子尽可能地除去老旧根系上的土壤。补充内容:Terry向我介绍他的植料,John Innes 2号混合堆肥是他经常使用的一种,因为这种成品的园土在很多园艺商店都能够买到,非常方便,当我问他是否有使用一些日本的园艺植料,比如赤玉土这类的介质的时候,Terry笑道:还是家门口现成的东西比较好,因地制宜吧,赤玉土在英国也有出售,但是价格比较昂贵,我这种一比一的配土使用来了几十年了,植物基本都能适应,最主要的是保证土壤的透气性,不要让水分过多地淤积,否则对根系发展不利。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植物的生长环境,比如我和Chris的环境就不一样,他的光照没我这里理想,但是相比较Hammer的环境才是“植物们的天堂”,所以在加州养出来的少将是可以媲美原产地的!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对于配土的观点我和Terry有着相同的理解,其实就是因地制宜,根据自己的环境选择不同的配土。举例来说,江浙沪地区存在湿度较大的梅雨季节,如果植料的保水性过强势必是一个灾难,但是相对在靠海边的北方地区,比如山东潍坊,土壤就需要具备一些保水性,否则会干得太快,当然了,我个人感觉宁可干一些也不要太湿,可以通过加大浇水的频率在弥补。我曾经试过用播种级别的1-2MM的纯赤玉土种植小型种的成株肉锥包括一些小苗,完全可行,但是缺点就在于植物长得比较慢,毕竟赤玉土是一种无机介质,不过在梅雨季节几乎不会出现因为土壤的问题带来的损耗,如果遇到一些很难发根的肉锥,不妨使用赤玉保湿发根,同样蛭石也是不错的选择。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4MM左右的粗砂,Terry在种植成株的时候会使用,和上面的John Innes 2号混合堆肥的比例是1:1。【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较细的这种沙子Terry一般会用于播种,还有种植一部分根系弱小的小型品种。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虫害

该属基本没什么虫害但是有时候会遇到根粉蚧。在秋季浇水的时候混入适量的杀虫剂以作预防(吡虫啉是特别好的活性成分)。蓟马经常会出现在肉锥的花朵上,但是它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在生长季节的时候喷洒一些杀虫剂会多少有一些作用。有时候蜗牛和卷叶蛾幼虫(毛毛虫)会啃食植物,而它们往往是在夜间出来觅食。一般肉锥的外观的养护是在新叶突破老皮生长出来以后小心翼翼地除去老皮,还有去除那些枯萎的花朵可以避免灰霉病的发生。

扦插

一些15年以上的植株它们会逐步失去活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砍头分株成为了最好的选择。你也可以把一个理想的植物从一个群生的植物的周边进行分株繁殖,但是我往往会把整株植物从盆里取出然后能够更容易地进行此项工作。在这两种情况下,分株(砍头)应该在秋季新叶生长完善以后进行,通常是在九十月份,但是我甚至曾经在二月的时候顺利地切头繁殖。分株的植株需要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或者两个新叶以及下面连接的少许的几毫米的茎干。伤口愈合风干以后,在育苗盘底部加热,这是必须的,种植在合适的介质里(我使用的是2成J.I 2号,1成4mm粗砂,1成珍珠岩),将其和其他的肉锥一起放置在温室里面然后浇水。在1-2个以内就会长出新根。

种子

肉锥的种子现在主要有这么几种来源:最好的是位于新墨西哥州的MESA还有英国的MSG(番杏研究协会)。如果你想要自己打种子的话,在大多数情况下你需要有2个不同基因的植物(异株)。你需要将这些植物想要授粉的植物和其他植物隔离开来以避免发生意外的授粉。授粉的工具有很多,我一般用底部带有肉质的头发,但是猫的胡须,仙人掌的刺儿,或者遮阴网上的尼龙丝都被人们用来作为有效的授粉工具。当(授粉以后)花儿凋谢了,被隔离的植物就可以重新和其他植物放置在一起了。种荚的形成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我一般是在来年的八月份植物开花的时候去采集上一年的种荚。在原产地,种子会伴随着秋季气温的降低以及充沛的雨水而生根发芽。从而秋天是自然的播种时间段,像加州,希腊,西班牙这些阳光充裕的地方是最佳的时间段。不管怎样按照我的经验,在英国秋季发芽的幼苗很容易受真菌感染引起损失。因此我选择在一月播种。我播种的植料由2份JI育苗用土,1份1毫米的沙子,1份珍珠岩组成。将种子洒在介质的表面,播种密度大概在5CM的方盆20-40粒左右,7CM的方盆在100粒左右。不进行任何方式的杀菌或者使用杀菌剂。发芽的温度不能很高,白天15-20度,晚上5-10度。在室内的窗台或者在温室里面使用电热毯加热进行播种。盆土保持湿润,闷养,直至发芽以后的1-2周可以解除闷养。幼苗在前15个月不要断水这样才能正常生长,夏季需要大幅度遮阴,并且保证良好的通风,从3月起开始度夏。乳叶往往会在夏季的时候干透,但是里面的新叶会随之而出。我会在11月进行第一次移苗,很多小苗都会在接下来的一个秋季在它们21个月大小的时候开花。在苗期我频繁地照料我的小苗以尽可能地帮助它们快速生长。

命名

很多种类的肉锥变化多端,种植者需要学会去区分这些有趣的不同的形态。在某些情况下存在一些拉丁文旧称不再被那些有志于解决这些乱象的负责人的植物学家们所使用。你会发现清单和标签上的这些名字往往是带引号的。比如说 Conophytum ectypum ”tischleri”定义了大部分开粉花的ectypum当中一个黄花的形态。标签上的原始产地信息对于鉴别不同的特殊变种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假如”tischleri”是来自Aribies这个产地的话那么它的肌体是平滑的,反之来自产地Eselsfontein的植物则有着深色的网状纹理。

A day with Terry smale...

我是在去年9月下旬的时候拜访的Terry, 9月24日在MSG展会上第一次见到了Terry,随后我们便在会展上闲聊了起来,由于在会展当天作为展会负责人之一的Terry夫妇有很多事情要打理并没能够抽出更多的时间来深入沟通,在展会结束以后我们便彼此约好在26日午饭过后去Terry在Epsom Downs(埃普瑟姆丘陵,在伦敦的东南部地区)的家中做客。我住宿的酒店定在距离埃普瑟姆丘陵赛马场不远的一个新开的holiday inn快捷酒店,距离Terry家大概就十几分钟的车程。如约我吃过午饭之后在酒店的大堂等候Terry来接我,上车以后Terry非常不好意思地说:“Sam很抱歉那天在展会太忙,没能有太多的时间好好坐下了聊聊,不过今天可以到我家好好聊一聊了!”这让我非常不好意思,因为本身去大神家参观学习就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结果闹了半天还这么客气。。。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Epsom Downs的Holidayinn...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价格也不是很贵,大概不到500RMB一个晚上,包含早餐,晚餐也可以在酒店的餐厅解决,不过我想说腐国的饮食真的是不敢恭维。。。还好我对每天黄油面包香肠汉堡沙拉的一日三餐有着较强的耐受性,如果吃不惯西餐的朋友建议自带泡面。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边上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赛马场。。。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清晨就有人在马场骑马,马场周围的公路上时常会看到马儿的粪便。。。不过每天都有人来清理。。。


Terry对我提出拍照的要求毫不避讳,非常配合地摆出各种POS,这一下打消了我紧张的情绪,浑身的肌肉变得舒展开来,这一栋房子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了,Terry和Jennifer自从70年代结婚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居住,和很多国外的大神一样,他们也是丁克家庭,这样一来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投身于自己的兴趣爱好。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一下的对话部分T=Terry,S=Sam


一进Terry家门就是一壁柜的书籍,大部分都是关于各类植物的专业书籍,在客厅里面同样也有一排书柜,里面有放置着很多书籍和各类期刊,包括Terry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表的一些文章还有讲座的文案资料都井井有条地放置在一起。

S:这些书你都看过么?

T:呃。。。99%,书买回来就是看的,它们可不是装饰品,我这里有更“漂亮”的装饰品(文章最后有介绍)。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挂在楼梯口的这一副很“原生态”的艺术品是Terry夫妇很多年前去南非购买的纪念品。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erry对地理非常感兴趣,他兴致勃勃地拿出一本世界地图册,问我住在什么地方,当地的气候环境人文环境如何,一一和他讲解,两个人大概就这么站着聊了一个小时。。。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关于植物的拉丁文学名我也提出了我的一些疑惑,Terry随后掏出一本“宝典”,看完这一本书,你应该能上一个台阶,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下,非常实用,不过只可惜是英文版的,但是中文版的也有一本,我记得书名也是《植物学拉丁文》。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与客厅南边相连的就是一个阳光房,里面种着一些12卷,奇峰锦,还有一些大戟科的植物,Terry饶有兴致地向我介绍这些年份很足的植物,大部分植物都是Terry一手从种子带大的(很多植物都来自原产地的种子,我们叫管它们叫type locality,来自原产地的原生种),也有一部分是从世界各地购买或者和协会的一些爱好者们之间相互交换的,每年都会有爱好者从原产地带回一些种子给Terry,Terry相当珍惜这些种子。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哇!‘Monkey tail’!T:哈哈,的确有人叫它们猴尾巴,很多年前是一个小头,现在能看一看了,放这里效果不错,而且开花也非常美,不是吗?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似乎欧美的爱好者对于12卷里面的寿类更情有独钟,这些寿都是多年来Terry持续搜集的。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各种Tylecodon。。。奇峰锦属就是这么神奇,自带造景和沧桑感。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种机打标签的都是来自荷兰STC的(STC是荷兰很大的一家组培公司,技术相当成熟)。

S:你觉得组培的东西咋样?目前中国有很多组培的12卷质量并不是那么乐观。

T:这些都是组培的,难道长得不好吗?其实东西还是看质量,组培也有好坏,我听说中国的山寨货很多呢。(听得我一身冷汗)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呀。。。一时记不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了。。。明明记得Terry当时告诉我的。。。后悔没那个小本本记录一下,很神奇,像鳞片一样的质感。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一种椒草~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是出锦了吗?

T:我估计不是,每年这些叶子都在变化。。。这种黄色不是很稳定。。。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这两盆是之前Hammer送给詹妮弗的礼物,这些可是Ebay上的热门货,价格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是詹妮弗的东西,我可不会拿去拍卖。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走出阳光房,门口种着一些草花,这些都是詹妮弗的杰作,她喜欢种各种漂亮的庭院植物,把小花园装饰得美美的。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铁艺的虫子远看还真有点逼真。。。

T:哈哈,2个多月前一个印度的女性爱好者过来参观的时候还真被吓到了。。。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erry手上拿着纸袋和记号笔,准备去采集一些种子,这些种子90%都是捐赠给MSG,少量的种子Terry会留着自己繁育,Terry不出售这些种子,不过在临别的时候他送了一些种子给我,我执意要付钱,他死活不肯要。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这个院子其实之前没有这么大,最初的时候只是现在的一半大小,后来随着我爱好的“扩张”,我们把隔壁邻居家的一部分院子也买了下来,又新建了后面的那个铝合金温室。现在这里一共有5间房子,其中三间是温室,有一间荒废在那边詹妮弗在里面种了一些小番茄,主要的就是雪松木的那个“老家伙”还有那个后来建的铝合金温室,我大部分的肉锥都在铝合金的温室里。另外有一个储物间,还有一个“工作室”。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是Terry的储物间,里面存放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花盆,托盘,还有一些园艺工具用来修整庭院,对了还有一个BBQ的炉子,闲暇的时候他们会喊苏珊娜一起过来烧烤喝茶。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些盆看上去饱经沧桑啊。。。

T:是的,很多都用了10年以上了,树脂的,MADE IN UK,我现在几乎不去购买多余的花盆,这些够我用了。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院子里有一个小花坛,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高山球根,有很多来自土耳其,这些球根开花真的很美,有些叶子也非常有特点,最主要的是它们和长生草一样耐寒。。。所以Terry很少去“管理”它们,听之任之了。。。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各种迷人的长生草,都是有产地编号的,秋冬时分,颜色是那么绚烂!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是什么?

T:哈哈,这个“大伞”是个晾衣架,很多年了。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erry带我走进了最老的那个有40多年历史的雪松木温室,除了两侧的架子上放置了一些肉锥之外,基本上都是一些年份十足的仙人球,很多是Terry的父亲遗留下来的一些收藏。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lithopsoides 'kennedyi’,翠绿色的宝石,我很喜欢流苏玉的花。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一侧的架子上大部分放置的是勋章类的肉锥:

Section PELLUCIDA

Distribution: Namaqualand, S Bushmanland


C. arturolfago                  

C. lithopsoides        subsp. lithopsoides        

       subsp. boreale        

       subsp. koubergense        

C. pellucidum        subsp. pellucidum        var. pellucidum

       subsp. pellucidum        var. lilianum

       subsp. pellucidum        var. neohalli

       subsp. pellucidum        var. terricolor

       subsp. cupreatum        var. cupreatum

       subsp. cupreatum        var. terrestre

       subsp. saueri        

这种一群群小山一样的既视感真的太棒了,这是走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嗯,不急,等若干年以后我也会种出这样的收藏!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鸟哈尼的花怎么是粉色的?

T:呵呵,我用巧克力流苏玉(ssp.koubergense)做的杂交,怎么样,还不错吧?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马克李子的那半边怎么都枯萎了?

T: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之前根系不太好,这种大群的肉锥一旦根系出现问题,随后养分就会得不到充分的供给,再加上木质化,就会出现这种情况。马克李子这类园艺品种相对比较娇贵,有一些基因缺陷吧。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粉嘟嘟的空卡佛。。。好像水蜜桃~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我叫它豹纹鸟哈尼,这点点真的很棒,非常sexy。

T:461的纹理的确很出众,豹纹~哈哈。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十字纽扣和B纽扣的杂交,沿袭了B纽扣的颜色和十字略小的体型,但是分头能力比B纽扣要强很多。

S:我估计这个品种最早出现在你这里,很棒的一个杂交。

T:是的,30多年前安东尼(ARM)在原产地采集了一头B纽扣,他带回英国放到了我这里,现在已经20多头了。如今这或许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一盆植物了,每次展会的评比活动都会突出重围。可惜当时我只有一个基因的B纽扣,恰巧它们都是在春天开花,于是我边用它的亲戚十字纽扣去授粉,后来就有了这些后代,是的,我很满意,完美继承了Bach的强大基因,我叫它们Bachcruxum。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从上到下,儿子 爸爸和妈妈。。。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Bicarinatum其实可以有比这个更红的线条。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长成小山一样的史蒂芬妮~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丹空和铜壶的一种杂交形态。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小海豚正常(干养)情况下应该是这样,水大了以后才会出现圆嘟嘟的小嘴吧。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阳光,丛林,蜘蛛网。。。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小葫芦在你这边好肥大,但是Chris那边比你更肥。。。

T:是的,这和我们使用的土壤有关,在Hammer那边没有这么肥硕,在原产地,你更是几乎找不到它们。所以相比原产地,它们的居住环境太好了,民宿和五星级酒店的区别。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看着小S开花,心情很棒~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基本上成精的节奏。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妹纸们都爱的方糖。。。看看,看看,人家有没有撕皮!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个温室现在没怎么用,里面有一些詹妮弗种的小番茄。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erry的工作室。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Chris那边的?

T:嗯,很久之前Chris给我的种子,准确来说是BLACKOUT的后代,真的BLACKOUT我这边没有。下面那个更接近一些。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克里斯纽扣,分头困难户。。。有记载十年不分头记录的保持者,下面的那一群Terry种植了靠近30年。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些花盆好迷你,在中国很多女性玩家都很喜欢用它们种东西,但是这是不是太小了点?

T:哈哈,之前一个韩国的朋友来拜访的时候送我的,詹妮弗很喜欢。还是那句话,比起原产地,这算是别墅了,当然容器小的话植物相对就会小,同样的一颗植物种在不同的容器里面,大小肯定有差异。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这是我的播种箱,底部有电热丝加温。我播种比较晚,在一月份左右。这是成品,园艺商店买的,不过有爱好者的DIY比我这个更给力,附带LED补光灯的那种。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半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晚上又和Terry聊了很多。。。后来他把我送到了宾馆。由于那一天下午大部分时间都是和Terry在聊天,并没有更多时间来拍照,我和Terry相约第二天早上我再过来拍一些照片。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Day2


Terry在工作台整理之前几天带到MSG展会去的一些植物,耐心地和我讲解关于种植方面的问题,教学的一些内容我就不一一在这里赘述了,前面的种植指南中都可以找到答案。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下面的一些植物都是Terry带去展会的展品。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看看人家的鹿角斑马!!!用脸盆种!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这个品种(马奶葡萄)我这边开花不好,它对光照要求比较高,Mabel那边几乎是随心所欲授粉打种子。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里有多少头~谁能帮我数一数。。。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看厌了屋子了的植物,看看院子里的野花。。。真是惬意!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图片左下角的那个桶是搜集雨水的,基本上可以解决日常温室内部植物的浇水问题,Terry说雨水非常好,富含多种植物生长的微量元素,是非常棒的肥料。有兴趣的花友可以试一试。雨水的确是好东西。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詹妮弗在庭院浇花 。。。好想有一个这样的房子,这样的院子。。。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这些是Terry种植球根的小暖房,Terry讲花盆埋进土里,能够起到很好的保温作用而且地气对植物的生长有很大的帮助。每个暖房都有灌溉的阀门。我去的时候是九月下旬,很多冬天开花的品种还没有绽放。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边上的围网主要是防止小动物钻进去破坏植物。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一盆石莲花拼盘,詹妮弗的杰作。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蓝天白云。。。一个大院子,一个小房子,一群心爱的植物,和心爱的人一起生活。。。真好。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酒杯强势抢镜!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圆头火柴,这个真的很难养,其他的都死光了,就剩下这些,后来怎么种都不活,就活下来了这些,Terry有些尴尬。他也建议爱好者不要追求过于困难的一些品种,结合自己的养殖环境,还有自己的经验水平,选择适合自己的植物去种植这才是最重要的。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大型鹿角斑马,一个全新的产地,这个留到之后的文章详细讲解。(可以看到不同环境下,Chris和Terry的植物有着明显的差异。)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955D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大眼睛都能种出这么魔幻的色彩~服!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S429~很nice的Pageae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小美~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Youngii的成株!这个开花真的是美翻了。。。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这些安贞好特别,有些快满窗了,这是TS603的选育吗?

T:噢,不是不是,每次蜕皮结束以后都有不一样的纹路,很难保持这种满窗的状态。不要被一时的外表所迷惑。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2年的胖拉登。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要的就是这种拇指盆的迷你效果!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erry在演示如何授粉,我很诧异地看到他拔了一根头发,直接用头发底部带有肉质的部分去沾花粉。。。这。。。Terry笑道,没事,我头发多的是。

我也试着拔我的头发,Terry阻止道:别拔了你头发那么短,没用,别浪费了。(真是个老顽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温室底部的气窗,带有感温金属,热胀冷缩,到了一定的温度就会撑开和收起。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从院子通往餐厅的后门。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开头的时候说到的装饰品——玻璃工艺品,这些都是詹妮弗的收藏,Terry说这么多年他出售肉锥的所得基本上都到这个柜子里面去了。这些都是纯手工制作的,一件这样的工艺品大概需要400-800英镑,在欧洲极少数人掌握了这一门手艺,一般都是世代相传。(那个里面镶嵌着仙人掌的真的好有爱)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Time to sleep...


Enjoy yourself !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Sam´s Cono】走近Terry,走近Conophytum(肉锥)

微信扫一扫“乐趣园艺”公众号
第一时间获取精彩内容↓

积分:10
good 2017-09-06 16:56
第1楼
回复

积分:11
时光荏苒,给我三十年,可及其十分之一,此生足矣! 2017-10-26 18:40
第2楼
回复
翻页: 1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哦,如果您还没有账号,点击这里注册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知识产权声明 | 著作权保护声明 | 用户注册协议 | 联系方式
·京ICP备07500383号 Copyright ©2013-2014 乐趣园艺(www.lequyuan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切换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