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番杏科 >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 samshi的全部文章
积分:270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2017-03-17 22:13
回复

 


[译文] “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作者:Chris Rodgerson & Steven Hammer

译者:Sam Shi

原文地址:http://www.vivante-passerelle.net/index.php/en/a-selection-of-papers/72-spheres-in-motion/427-conophytum-bilobum-en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第一部分:CR视角,第一人称均是指Chris Rodgerson

Conophytum bilobum(少将)有着非常广泛的原产地分布。少将的亚种(gracilistylum,见图1)作为他在原产地最南部地区的前哨,而在Bitterfontein的西北部地区,它们一直向北延生到奥兰治河(OrangeRiver), 但奇怪的是,还未曾有人在纳米比亚发现它们。其他的物种都多少能穿越大奥兰治(The great Orange)这个分水岭,但是并没有在那里发现少将。从北向南的分布带长达300公里接近200英里(1英里约合1600M)。如果最近的报告是准确无误的话少将从南向北的分布近乎C.minutum的分布(C.minutum是原产地穿越南北分布最广泛的肉锥物种)。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


不幸的是,少将在爱好者当中并没有受到过多的追捧,但是和其他有着广泛分布的肉锥相比,我们会发现少将的体型大小不一,形态各异并且有着丰富的花朵。正是由于它极富变化的形态它成为了我最喜欢的肉锥。在我们的肉锥收藏中少将作为非常具备代表性的物种,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种植一二。在肉锥图鉴中,有着不少于100种的少将,所以毋庸置疑这给爱好者提供了广阔的选择空间。

在此我向大家推荐几种: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南部地区的少将亚种(subsp. Gracilistylum,名字源于其修长的体型)就是非常值得去种植的一种,主要是因为它有着不同寻常的浅桃色的花朵。它大小适中,体型细长,平滑有光泽,淡绿色的表皮上均匀地分布着斑点。目前广泛的园艺栽培品种是来自Meulsteenberg的SB784(见图2),这和米歇尔(Anthony R. Mitchell,1938-,英国大神,博物学家)的ARM333采集编号完全一致。最初发现的该物种种群应该就在该区域附近。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


似乎任何属的白色的植物,凡是有着白色的刺儿,绒毛,或者肌理,都会深得爱好者的喜爱。同理,C. bilobum var. muscosipapillatum “christiansenianum”(拉丁文意为其苔藓一样有绒质感的肤质)有着浅灰色带有绒质感的表皮(不是纯白,但是非常接近),在阳光下有着红色的轮廓,以及常见的黄色花朵。伴随着早期拉维在Springbok南部22英里地区发现(Rolf Rawé, 南非大神,相信RR.714大家都不陌生)的采集编号RR1058(见图3),这种少将进入园艺栽培范畴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3


C.bilobum “umdausense”(少将在Umdaus地区的一个地方种,见图4)有着近似的灰白的体色,它产于Umdaus,Steinkopf的北部地区,它顶部的叶子逐步向锥形演变,和上面介绍的RR1058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异。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4


同样的,(相比较C. bilobum var.muscosipapillatum “christiansenianum”而言),C. bilobum “muscosipapillatum”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更为矮胖的形态,同样也是灰白色甚至淡蓝色,在强光下会显现出红色的轮廓。它在近些年在原产地Sanderberg靠近Komaggas的地方被重新采集。同样在Rietkloof靠近Anenous的地区也发现有它们的踪迹,但是该地区的植物看上去不是蓝色而是黄绿色(见图5)。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5


如果要追寻真正白色的植物的话,Tischer(帝舍尔)对“C. dolomiticum”的描述实在就是我们追寻的。对于这方面的园艺育种来说,原生材料比较缺乏,布莱恩-梅金(Bryan Makin,英国大神,马克李子‘Makin’s Plum’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最初在Mesklip布莱恩采集了一个红色的特殊个体的鸟哈尼勋章,并且带给了Steven Hammer,哈默通过几代的回交选育出了“马克李子”的稳定红色个体,包括水泡里面耳熟能详的BM水泡也是最早布莱恩带入到园艺栽培领域当中。)曾经非常想要他以前养殖过得一株植物——来自 Dolomite Hills的SB782=H&B782=R&Y1891(见图6)很漂亮。我前一段时间发现了由于其体表覆盖着浓密短毛而呈现灰白色的植物(C.bilobum 'dolomiticum' CR s.n. NW Uitspanpoort见图7),参考之前“C.domiticum”发现地,在距离Dolomites南部40KM的地方我们发现了该物种。尽管当时我们的汽车深陷流沙当中,我们花了很久时间才摆脱困境,但是这个特殊的个体的发现是相当振奋人心并且是值得的。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6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7


下面两种白花的少将同样来自于Steinkop地区。从白色到淡黄色的花朵的渐变色在黄色(花朵)种群种被视为是异常的情况,但是在两个有据可查的地方有纯白色花的植物,黄花儿是不寻常的。C. bilobum “leucanthum”(见图8)是在今年(1999年)末发现的一种体型较为瘦长的变种白花少将,顶部有着红边的尖角,非常引人注目。另外一种白花少将则是C. bilobum “lacteum”(见图9),它被发现于Kosies地区,恰巧在“leucanthum”的西部。相比之下它更矮一些,从尺寸和形态上来说更‘标准化’的少将,它没有毛,但是出人意外地有着纯白色的花朵。哈默(Hammer大神)通过ASPS(African Succulent Plant Society非洲多肉植物学会)的材料(植株?种子?),(在其原始状态下)只产生了很小一部分白花的个体(或许白色仅仅是隐性基因?但不稳定)。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8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9


一种很古老并且很著名的“非黄花”品种就是开橘色花朵的C.frutescens(拉丁文意为其灌木丛一样的特殊形态,见图10,11),也被称作“C. notabile”(著名的)。这是任何收藏中“不可或缺”的品种。橘色由深到浅(通常是鲜亮的红色,有甚至紫色,在花苞刚刚萌发的时候)同时这些植物伴随这年龄的增长底会长成宏伟的小灌木丛一样的群生,可以高达18英寸(1英寸=2.54CM)!无论如何春天开花的同时该植物的叶片在足够的光照下会呈现出诱人的橘黄色。最近来自Komaggas以及南部Kourkammaberg地区的该物种的不同个体的收藏已经叠加到似乎能够持续园艺培育的程度。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0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1


C. bilobum “linearilucidum”(拉丁文取义于该物种叶子的中央一道透明的线条,见图12,13)是另一个非常具有魅力的品种。当你把它对着强光高高举起观察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一道透明的线条(不同的个体的通透度不一样)。C. “linearilucidum”有着艳丽的黄色花朵儿并且他的肉体是那么地“紧凑”。在靠近Maepoort seberg附近的产地有一种很高的表面非常平滑的形态的该物种的个体,它有着很短的“角”,整个植物看上去有着鱼儿一般的流线感。但是“鱼儿”并没有“鳞甲”,取而代之的是穿上了一层蜡质的“外衣”。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2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3


有部分形态的少将永远是那么地“迷你”(成体2CM,不足1英寸),C. “recisum”就是这样一种在园艺栽培领域持续了70多年的无性繁殖的个体。相反地,有一些就异常巨大,众所周知的来自于Eenriet产地附  近的C. “pole-evansii”有着很高的体型,但是Ratelpoort产地的C. “largum”曾经有报道称其可以长至6CM(2.5英寸)高!拉瓦瑟(John JacobLavranos,LAV编号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葡萄牙大神)曾经给我看过一个超大的少将个体C. “apiatum”来自于Richtersveld靠近Numees附件。在生长季结束之际,3-4个单头形成的小群生可以高达9CM超过3.5英寸!

哈默(Steven Hammer)在靠近Eksteenfontein地区一个叫“恶魔堡”的东方惊奇地发现了一种少将有着你难以想象的异常尖锐的“角”(见图14)!在部分个体中这样的角高达3CM(大于1英寸),较某些形态的少将而言光是它的“角”就把它们给“KO”了!在肉锥图鉴当中,作为参照的物种有蕾-利特伍德(Roy Charles Littlewood1924-1967,南非大神,英年早逝,他致力于肉锥和蝴蝶的产地考察和研究,在一次野外蝴蝶的追击过程中不幸身亡。大家熟知的C.marginatum ssp.littlewoodii“鹿角斑马”就是他发现的并且以RL大神名字命名的物种之一,生石花种的C218 L. julii ssp. julii (syn. littlewoodii)也是为了纪念他。)在1962年在同一地区发现的C.“meyerae f. alatum”。但是利特伍德发现的植物有着瘦瘦的像翅膀一样的“角”,然而是哈默的发现有着让人联想到锐利的铅笔一样的“巨角”!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4


最新(最轰动性的)发现的少将新物种应该是超小的一种少将的变种C. bilobum subsp. claviferens(请允许我叫他“毛少将”,拉丁意为棒状的毛状体,见图15),巴恩希尔和哈默(采集编号B&H2465,B&H=Christopher (Chris) Barnhill和Steven (Steve) Allen Hammer,后面的哈默大神就不介绍了,大家都知道,哈默光环笼罩着我们一代肉友,前面的这位大神Christopher (Chris) Barnhill也是美国人,他是哈默的御用摄影师,多部哈默著作里面的图片都来自于巴恩希尔,大家熟知的C.chrisocruxum“十字纽扣”就是在1996年巴恩一行人在原产地发现的,chrisocruxum拆解为chris和cruxum,chris即为巴恩的名字,cruxum拉丁文意为其窗面交叉的十字纹,让我们在此满怀敬意地膜拜一下,没有他或许我们看不到那么多美轮美奂的图片)在Rietkloof靠近Anenous的地区发现了该物种。他表面的绒毛是那么浓密,伴随着性感的小黄花理所当然地它必将成为受到爱好者追捧的品种。(哈默一直很难驯化这种小型的有着短小黄色花瓣儿的喜阴植物。)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5


马修(Matthew R. Opel,MRO美国大神,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教授,通过实验室电子显微镜线微分析为目前现有的肉锥分类做出了重大的杰出的贡献。)在最近的电子显微镜线微分析中发现claviferens的表皮的乳突物是棒状的(见图16),在此属中这是独一无二的!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6


当我们谈及到少将的杂交品种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们相当地混乱,作为在野外和园艺栽培中少将和其他物种的杂交种,×marnierianum(丹空,见图17)是非常著名的一种,它是少将和C.ectypum长期的交合孕育而成的产物,在园艺栽培领域有4-5种不同形态。我们还不是很清楚这些是否有野生或者栽培的起源,但是我猜测它们是两种野生植物交合而孕育的产物。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7


近些年,哈默在花季的时候造访过原产地,在3个不同的产地发现了×marnierianum(丹空),红色和紫色的花朵让它们在原产地显得格外醒目。哈默说在原产地它们是那么地稀有。另一种非常吸引人的野生杂交种——C. bilobum var. elishae(少将变种艾丽莎,名字来源于布朗老爷子的贸易伙伴G.Elishae)和 C. violaciflorum(拉丁文意为其紫罗兰色的花朵)的杂交在野外还是很常见的(见图18);父母本都生长在靠近Springbok一个很著名的地方。这类杂交的后代并不高,有光泽,橙色的花朵格外醒目。少将X C.flavum 是另外一种自然杂交种,并不是那么容易去识别,如果不是顶端那一道不显眼的棱线的话他看上去就像普通的C.flavum(一种平顶的大饼状肉锥,拉丁意为其黄色的花瓣)那样。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8


少将被日本的园艺家们广泛栽培并且运用到杂交选育当中,获得了诸多有价值的园艺品种。有很多这类的杂交都有着复色的花朵已经螺旋状的卷曲的花瓣(即我们经常提及到的旋花儿)。(见图19-23)但不幸的是,虽然孕育出了这么多丰富的杂交品种,但是关于父母本的记录却很少被存留下来,当然了他们也没有将这些信息透露在西方园艺界。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19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0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1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2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3


和别的(肉锥里的)大型植物一样,一部分种类的少将是很容易去种植的,有幸的是,这类植物几乎没有说是特别困难的。有部分植物从播种到变成一小群要经历很多年的时间,但是其余的则非常容易群生。整体上来说,相比较其他肉锥而言他们会更早地进入生长期,这是由于在休眠期间他们的新叶子需要冲破(厚厚的)老叶的阻隔生长出来(图24所示的“linearilucidum” CR1426,新叶正在冲破老叶的阻隔用力生长出来)。尽管如此,我们任然需要在老叶彻底干透了的情况下再去给植物浇水,否则的话,将会出现新叶生长出来但是任然包裹这老叶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健康的园艺栽培下是不可取的(导致的结果通俗说就是植物二蜕)。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4


少将对光照有较高的要求,但是和所有肉锥一样,如果通风不利的情况下他们会被烈日灼伤。播种是具有挑战性的。我想肯定有爱好者曾经扔掉过他们的小苗,其实要知道从球状的小苗到真叶生长出来这是需要有几年的光景的(所以千万不要误认为他们不是少将,而将这些苗子丢弃)。

关于少将,我该写的也都写完了,闲暇之余我和哈默有聊了聊他喜欢的“五大少将”!对我之前的所写的关于少将的内容他赞不绝口,但是下面的内容其实是这票文章的要点。让我惊奇的是,我们所喜欢的少将是那么地相近,这让我更有理由把这些“至高”的推荐分享给大家!

第二部分:SH视角,第一人称均是指Steven Hammer坦白讲,Chris让我谈谈我最喜欢的五种少将就像是让我写出“最顶尖的五种牙科手术”或者说“最厉害的十个“萝卜菜谱”!当然了其实有不少人喜欢少将,布朗老爹(N.E Brown)算一个(PS:Conophytum的概念,包括该词条本身和用于描述该物种的一系列语言(肉锥专属拉丁文)来源于上世纪20年代以N.E Brown 为首的一系列学者(包括Blous,Schwantes & Tischer)。简而言之,Conophytum这个名字就是N.E Brown老爷子发明的。)我肯定也是首当其冲。但对于很多爱好者来说少将似乎(在他们看来)太“绿油油”了或者说“太大”了,(的确貌似现在大家喜欢的都是流行品种都是小型种。。。)它们的表面很少有纹路,尽管这并不是事实。有部分品种的轮廓分布在他们的枝条(角)上,用来装饰整个植物。另一个决定植物是否流行的因素就是往往一个给定的植物样本并不代表了所有它的同类,一个(经过选育)的个体可以比它的兄弟株美观的多。这两个因素对所有的肉锥(是否会流行)都成立,所以对少将来说其实只要考虑大的问题就行。

一般来说,下面是我比较中意的品种:1. C. bilobum var. muscosipapillatum-早年拉维在Sandberg的采集编号RR930(图25)当中有部分个体呈现出淡蓝色的肌体,有绒质感,强有力的雕纹一样的形状。我和巴恩希尔在Rietkloof的采集的植物几乎是一样的东西但是相比之下绒质感更强更修长。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5


2. 来自“恶魔堡垒”的少将SH618(如图14所示)是我最见到过的有着最修长身躯的品种,看上去非常紧凑优雅。说来也怪,近乎相同的一种(似乎比SH618更小一圈)曾经在Umdaus南部地区发现过。

3. 来自Augrabies北部14KM地区的少将似乎就是旧时的C. "linearilucidum"(上文提到的中间有一条透明线体的少将,如图12.13所示),苍白的平滑的表皮,非常紧凑,伴随着中间一道透明的“窗”。这个品种很有可能在冬季的时候会变成粉灰色,届时它的一对“角”也会向外舒展开来。

4.来自Dolomite Peaks地区的产地种C. bilobum “dolomiticum”。在这个区域里有数个种群,ARM812是非常棒的一种。他们尽可能地去证明自身颜色的不同寻常,和帝舍尔曾经发现的淡蓝色的不一样的是我们发现了一种有着斑点的烟熏粉色。然而我曾经在靠近Brakfontein的地方找到了和帝舍尔描述一致的植物。他们有着青白的体色,介于C. bilobum and C. meyeri直接的圆圆的“角”搭配得似乎不是那么“和谐”。有些个体有红色的轮廓,有一些则没有,有些甚至有白色(!)的轮廓。但相比之下克里斯所发现的那种特殊的个体似乎更有吸引力(见图26)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6


5. Klipbok地区的产地种C. bilobum"klipbokbergense"(见图27)。拉维的收藏中有非常漂亮的个体,在1969年他曾经寄给迈伦(MyronWilliam Kimnach,美国大神,原亨廷顿植物园园长,景天科专家)一个该个体。苹果绿色的表皮非常平滑,有着异常鲜红的轮廓。和没有选拔过的个体相比,它真的是非常引人注目,那么端庄优雅,尽管前后尺寸的差异并不明显。但是该个体的后代的变现并不是那么理想。同样的,我试图去做”Pole-evansii”的有性繁殖,但结果总是比不上之前个体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7


最后对于一些日本的旋花园艺种(如图20-23所示)我也情有独钟,我想它们应该囊括了下面多种植物的不同基因:C. globosum, C. blandum,C. meyeri “niveum” 以及 C. regale。基于日系的旋花我做过很多的二代回交,但是我发现这种旋花的表现是隐性的,但说来也怪,白花却是显性的。我尝试过少将和斑马(C. marginatumvar. Karamoepense)的杂交,后代的花瓣是杏黄色的体型也富于变化!相比之下我二代回交的C. ×marnierianum (丹空)和C. turrigerum(春传玉)的后代(见图28)就非常有意思,有非常强的宝石般的刻面感。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8


在本文的结尾Sam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Claviferens题外话: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开始注意到claviferens的存在,并且发现了它是一个少将里面非常奇特的一个品种,直到去年(2016年)CR从原产地拍摄回来了一幅claviferens在原产地的照片,再次刷新了我对该物种的审美(见下图),这是一幅原产地野生的一群在花季绽放的claviferens和一些群生的Crassula alstonii(青锁龙托尼)共生的图片(见图29),我当时就震惊了,因为在园艺栽培中我们很难看到这样的状态(可以比较另外一幅园艺栽培中植物的状态图),妖娆的红色轮廓,灿烂的黄色的花朵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终于明白英国之行的时候当Derek看到原产地植物图片的时候为什么有会流泪的冲动。于是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我联系到了南非德艺双馨的大神Gerhard Marx,想让他创作一幅原图的水彩画作挂在家中以作纪念。几天后我收到了GM的回复,回复的如下:这一幅照片没有问题它将作为很好的创作的参照物。另外,你知道吗?是我最早发现了claviferens!时间追溯到1995年或者相近的那段时光,当时我和哈默在Rietkloof农场满世界寻找着C.bachelroum(B纽扣).我们朝着农场西南方向进发,一天早上朝着哈默认为bachelorum应该存在的Harras山头,伴随着几公里的步行以后,我们爬上了到处都是石英石的山顶,哈默朝着西坡方向搜寻,而我则朝着靠近山顶的南部方向探索。然后我看到了一种小型的少将,我喊哈默过来一探究竟。他看到后立马激动地叫道:“这可能是一个新的变种!你看它们的个体是那么稳定地迷你而且表面还有绒毛。”然而我们当时并没有发现bachelorum。接下来的一年(1996年)巴恩希尔和他的同伴们还是在那座山头东部发现了C.chrisocruxum(十字纽扣),在起初巴恩认为他发现的应该是bachelorum(然而并不是)。(关于bachelorum,我会在下一篇文章中具体介绍,这个夹杂了一些恩怨情仇的物种)。弱弱吐槽一下CR大神居然在这里把GM大大遗忘在了角落,但是在dumpling一书中的确有GM发现该物种的记载。

【Sam´s Cono】<译文>“少将”——来自我和哈默的两种认知

图29


微信扫一扫“乐趣园艺”公众号
第一时间获取精彩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哦,如果您还没有账号,点击这里注册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知识产权声明 | 著作权保护声明 | 用户注册协议 | 联系方式
·京ICP备07500383号 Copyright ©2013-2014 乐趣园艺(www.lequyuan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切换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