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栽培研究 > 科尔生石花资料选择性浅译 | 风筝的家园的全部文章
翻页: 1
积分:4006

科尔生石花资料选择性浅译

2016-08-15 08:18
回复
本文内容已被收录到:生石花属 

 


(因生石花杂交产生性状分离以及所导致的品种特点丧失):

即便是非常仔细认真地授粉,每逢这种情况我们的成效都可能是很有限的:科尔编号体系的野生植物的无性繁殖个体体现出特有的性状,一个科尔编号植物的种夹包含一个母本以及最多半打父母的混合种子,而且进一步观察子代的性状就会发现在一定范围内,它们会有很多变化,产生一系列类似光谱的变化(指后代植物特征不完全相似,但总体类似)。另一方面,一些栽培者,尤其是Storms,obtained multiple capsules from each population;由此而导致的植物性状变化震惊了科尔,当他访问参观Storms的收集:“植物性状改变的程度…比我们从野外收集或看到的任何一种要强烈得多。” (科尔1988:38)。This suggests an explosive augmentation, not a diminution, even though it may not suggest a wholly “natural” representation.此外,更有甚者,例如,one L. julii population with another compounds any variability, already wide in this species. 从园艺角度来说,这点重要吗?L. julii C63 x L. julii C64终究还是L. julii,而且非常漂亮,不过它开始有了一点变化,并且经过足够代数的种内杂交,所有的品种都开始失去它们的鲜明特点。

(原始记录遗失导致品种信息丢失,品种纯度无法保证):

园艺种植的很多植物(如“绿植”:莴苣,玫瑰,矮牵牛,甘蓝)很早就都丢失了其自身的原始资料,更多的时候是它们的品种类别;不过多肉植物间的品种分类是相当严格的,如果植物的原始资料和品种纯度,这些应该在植物的标签上注明的信息不能令人信服;它的品种信息迟早也会丢失的。这使得多肉植物的品种品质难以控制,对于这点,我们中的很多人觉得非常吸引人。不过相信对于大多数普通爱好者来说,美观和魅力是第一位的,品种纯度紧随其后,而真实地资料记载是令人厌恶的琐事。如果仍然建议大家应该做精准的记录,那么是出于两个原因。第一,看似无关紧要的信息可能对于要访问你的温室、参观你的收藏的爱好者来说很有用途。例如,一个黄褐色脉纹的L. ruschiorum var. linteata Cole 312来自于科尔最初采集并发布的植物材料(很少有人如此记录)。第二,一个人的品味和兴趣会随时间而改变,你的业余爱好可能会成为职业爱好(狂热爱好),在这方面上狂热爱好的后果很可能会导致你多次前往南非。

原产地的生石花(生石花的分布区域):

生石花仅原产于非洲南部:南非和纳米比亚,一小部分区域延伸至博茨瓦纳境内,此外安哥拉南端也可能有其分布(此区域由于战乱和恶劣的自然条件而未被探索开发)。现在已知的分布区域覆盖面积达到将近5000万平方英里(科尔1988)。这个面积庞大的原生区域不均等地分布着各个品种。L. lesliei在该区域拥有最高的分布率,有成百上千,也许是成千上万的个体群分布,不过L. coleorum,L. viridis和L. werneri的分布区域却很小,每个品种只有一个个体群分布,而且是小规模的。

(生石花的发现人群):

生石花的全部分布区域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完全被人知晓(除非南非,像南加利福尼亚那样,变成一个超大规模的,地表铺上柏油路,没有植被覆盖的购物中心),不过,广阔的分布区域并不意味着零散分散的分布,这么说可能会更保险一些。除了科尔非常大量的野外考察工作,以及其它专研生石花的学者所取得的成就,我们还有农民,牧民,地质工作者和许多其他业余爱好者以及专业自然研究者所提供的信息。这些人会在蹊跷的地方发现一些稀奇的植物并且经常可以提供非常实用(有帮助的)的信息—说真的,最近发表的L. coleorum是一位观察敏锐的农场主在她的农场里漫步时发现的。大家可以以此对比一下Ernst Rusch发送的数量巨大的样本,他有一次给纳米比亚的一位农场主发送一些L. pseudotruncatella的样本,询问这位农场主在他的农场上是否看到过类似的东西。那位农场主回复到:“我们的树上不结这样的果子!”

(适宜生石花生长的地区):

在考虑尽可能排除未考察区域的基础上,很多地方都不适合生石花的生长。比方在南非:它们很可能不会在开普省东部的Bushveld山谷生长(植被覆盖率很高),莱索托(过于寒冷),夸祖鲁 - 纳塔尔(过于潮湿),或者开普敦周边地区(土壤水分过多),或者是西海岸的大部分区域,所谓的Strandveld。剩余的地域就是南非生石花生长适宜适合分布的大片区域:小卡鲁延展至Steytlerville卡鲁再到大卡鲁,自由州省(常被称为奥兰治自由邦 ),Knersvlakte,纳马夸兰,Richtersveld,Bushmanland(后四者被部分并入新北开普省), 还有Gauteng,西北省份,还有北方省份(常被称为德兰士瓦)。在纳米比亚,生石花主要生长在西部地区,尤其是西南部区域,不过像南非一样,其中充斥着大片的空白地区。荒凉的页岩戈壁滩和涡流气旋所致形成的沙丘可以部分说明为什么这些区域没有生石花分布。南Sperrgebiet(被禁止开发的保护区域)已经过适当的良好考察,不过其他区域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

(适宜生石花生长的环境):

适宜生石花生长的地点各种各样而且让人惊奇,所以想总体概括一下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这里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生石花喜欢那些经常表面上看起来很贫瘠但实际上有大量生命存在的地方。山顶的石砾滩地,或者是丘陵(非洲语中的“koppies【南非的丘陵】”)都是生石花生长的理想地点。完全岩石质的峭壁或悬崖不能为生石花提供生长场所,不过一些陡峭斜坡上的岩石裂缝也算是适宜,可以提供防止动物啃食的这点优势。一个优良的生长地点经常好似由高山自然气候所塑造的一个山石园林:排水良好的斜坡,零散地分布一些小植物,不能有“杂草”并且植被不能无序生长,植物整洁地生长并且很多是多年生的。这个斜坡在多数情况下能受风力作用影响,有时甚至是强烈的风力作用,这样可以阻止周围草类植被的生长。山脉的高度从近海平面(L. optica))到接近2400米(L.gracilidelineata subsp. brandbergensis;崔伯纳报道过在同样的海拔高度有L.pseudotruncatella “alpine”分布,其名字“alpine”的意义源自它的高海拔栖息地)。

(产地土壤组成):

土壤更可能是矿质土壤而不是腐殖质土壤;尽管如此,对于此观点,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例外的。L. aucampiae,L. lesliei,和L. pseudotruncatella 经常生长在富含腐殖质的被短矮的草类植被所覆盖的地区;人们几乎可以管这叫大草原了。在一些情况下,覆盖植被每年冬季都会枯死变成草炭质的残骸,不过这个时候也是生石花萎缩,回缩钻入土壤里的时候。科尔夫妇曾经进行过一项关于土壤PH的研究并且发现该属植物受酸碱度的剧烈变动这点因素控制,从4.5至10.5!他们也报道了大量的山脉岩石类型,不过值得注意是通常适宜栽培的地点由苍白色的石英岩和伟晶岩组成,也许是因为它们相对于黑色的岩石要凉快些。那些黑色岩石会极端地炎热;你可以在南非夏季炎热的天气下,用手去感受一下那很不舒适的温度。

(产地光照及气候影响):

生石花这类植物不知为什么适应周围烤晒的环境 并不是因为它们的表皮很厚 不过它们不适应大量遮阴避光的环境。不像Haworthias属和Asclepiads属,它们不喜欢生长在高密度的灌木丛下。不过人们也会看到一些奇特的例外,比方L. marmorata在矮灌木丛下享受长时间的散射光照射,并且在这种自然环境下,一颗野生的生石花会像长期生长在温室中的生石花那样叶颈伸长、表皮光泽,不过即便是被很好地遮掩的植物也会受到夏季或秋季热气浪的影响。热风,也叫圣安娜风、潮湿热风、焚风,会在秋季甚至是冬季发生,持续数日并且会将夜晚的气温提高超过36℃ (96.8℉);它们在短时间内就会给植物烤熟。生石花也会受到严寒的影响;很多品种在经历冬季的时候通常都会经历仅有几度的霜冻,正如N.E.布朗在关于L. lesliei 的早期讨论中指出的那样,the chilled plants are usually dry, 经历霜冻的植物通常干燥,并且它们也很皱缩。

(为什么一些适宜的地区没有生石花生长):

许多明显适宜生石花生长的区域看上去却一点没有生石花的影子,虽然这并不能够证明生石花并不在此区域生长;我们只能是说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发现它们。我们也可以固执地仔细探寻两片毗邻的区域或者是看上去生态结构相似的区域,并且会发现一个区域会逐渐发现生石花的踪迹而另一片却十分荒凉。是因为后者存在一些未知的不适宜因素,也许是雨水过多、缺乏光照抑或是土壤基质盐碱度过高,或者干脆仅仅就是种子没有传播到第二片区域,也许它们在将来会传播到其他区域,通过风力传播少量混合砂土的种子,或甚至是一小块种夹,通过鸟类,陆龟,或者是我的耐克鞋底,当然,也可能是植物早先生长在现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但后来消亡了,也许是因为异常大量降雨后真菌的侵害而使生石花大量消亡,也可能是蟋蟀等小型昆虫的啃食,还可能是因为持续数年的严酷干旱。

(生石花种子的传播):

对于生石花种子的传播过程我们了解的很少;我个人的猜测主要是通过鸟类和风力传播,与我猜测肉锥花的传播过程一样。人们会发现大片不衔接却品种类似— 品种组成近似— 比方,两处被15公里流沙分隔的高山脊— 这些地方看起来很适合生石花生长并且也会隐蔽地生长着同一品种。由于难以想象曾经的传播分布的具体过程,流沙很不稳定,植物明显地从一个山脊传播到了下一个。科尔夫妇推测,不论是什么原因吸引鸟类将种子传播到一个分布地,也会将它们吸引到其他相似的地点。不过风力传播理论也对我有一定的吸引力,因为种子细小、质轻,可以被大风吹起而传播。不管怎样,因为生石花普遍不能自交繁育,所以要想传播到其他地方并形成新的分布区域至少需要两粒种子。生石花的果实紧贴植物的躯体,经常楔嵌在两片对叶中间,所以即便是在种夹中的种子全部散尽之后,种子也是趋于停留在周边范围。这意味着植物体死亡、腐烂后,种子也可能是停留在同一地点。因此,母本植物趋于将种子散布在周边的局部区域内。在一个已经被证实是适合其生长的区域内。水流也是生石花传播的一个要素,最明显的原因是水分能促进种子释放和传播(以降雨的形式表现);还有,最不明显的原因是爱好者沿干涸的河床前行,经常可以沿岸看到数量很大的生石花分布区域。很大程度上,河流影响鸟类的活动范围以及其他类似的,也许也影响生石花的传播范围。

(与生石花共生的植物):

我们很容易发现生石花与一些其他属的低矮多肉植物共生。通常人们会找到共生的Anacampseros属、Avonia属、还有经常能找到Crassula属和Adromischus属的植物。新近的生石花探索发现其与一种新发现、未被描述的小型Anacampseros属植物共生。一些生石花品种有时也与其他一些无亲缘关系的生石花品种组成群落。科尔列出了7种在同一地区生石花群落共生的实例,例如,L. hookeri var. hookeri和L. hallii var. ochracea,或L. schwantesii var. schwantesii和L. karasmontana subsp. bella,通常群落是有几种不同花色的群体组成。不过各群体之间会有适当的分隔。I know a hill near Niekerkshoop我知道在Niekerkshoop附近的一座山丘,在那里黄色花朵的L. hookeri喜欢在低海拔的斜坡上生长,白色花朵的L. hallii var. ochracea喜欢稍高一点的高度,与L. hookeri的生长区域有小部分重叠。从低至高,这些品种在外观形态、沙砾土壤的规格(以及跟此相关的自我保护能力)、还有可能存在的矿质营养的可利用率或者其他的一些方面都存在或大或小的差异。在两个品种相重叠的区域,它们在时间上产生分隔:L. hookeri要比L. hallii早上几周开花,即便是两个品种碰巧一起开花,由于基因型不相容,它们也不会相当容易地产生杂交。

隐藏和搜寻:

一些品种确实与它们周边的石砾相似,这种现象被广泛地讨论。引用尼尔的话:“关于这些植物卫生与它们的周边环境如此相似,不论是在形态还是颜色上,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而且我们也甚至怀疑这个问题是否能被解答。一些人觉得这个问题很容易被回答,他们没有以实验为基础,而是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假设土壤辐射出一种射线,导致生石花与周边环境相似。为什么会存在这种观点,举个例子,L. lesliei在含铁矿质的红色土壤中呈赤棕色,还有L. gracilidelineata在石英沙砾区域呈现微白色,这样的问题直到现在依然令我们感到困惑。我的朋友M. Grande认为是岩石影响了生石花使它们与周边环境相仿!

很多品种,并不与周围的石砾相仿,相反它们展现出多彩的图案、不同的质地,这些至少是迷惑了人类的眼睛,使我们分散注意力。尼尔阐述过他的见解,被害虫啃食的生石花是罕见的,不过科尔提示蟋蟀等害虫可以把生石花的地上部分全部吃掉。(尽管它们会有幸存的机会,因为维持生命的分生组织隐藏在土层下方。)在一场透彻的降雨后,并且有时实在开花季节,这些植物并不难被发现它们很容易就会被辨认出来。在干旱的季节,生石花会回缩到生长点土层以下,被流沙所覆盖,这样它们真的就很难被发现,除非土层上面残留有伸出的干燥果实或残留有部分老叶片。一些品种,例如,L. verruculosa很完美的与其周围环境相融合。

人们关心的和生石花有关的有趣现象就是窗口区,或者说是采光区。很多品种的上表面或多或少地都会有透明的特性。一些品种的面部全透光,这让半掩埋于土层中的植物看起来很想是眼睛或者是望远镜。人们可以将较透光的品种,如L. viridis 与表皮较厚、较不透光的品种,如L. vallis-mariae进行一下比较,上表面被类似钙质矿物的不透光的厚表皮所覆盖的品种,与其周围钙质砾岩和石英岩(硅岩)的土壤环境相适应。但,即便是这些品种,其面部也会有细小暗点分布,而且当你将这些品种的面部直对平行光源的时候,你会注意到一些光线可以透射进叶片内部(指L. vallis-mariae)。其他品种具有丰富的微型窗口,像雀斑或油点一样散步在面部。很多说法、解释都是一些浅显讨论中的重点,比方:小窗口植物演变出全采光窗口或物采光窗口?(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原始”品种拥有大窗口,同时一些“进化”品种窗口却很小,有时候一些品种的不透光区紧密接合。足以令人尴尬的是,某些品种清晰地显示出两种不同的窗口表现形式;L. herrei可能就是最好的例子。)不管怎么说,生石花的叶绿素层分布在植物的底部和侧部;光线有效地通过半透明斑点或面部顶点的半透明处的过滤进入到叶片内部,到达叶绿素层。南非的阳光很强烈,以至于只有经过多次过滤的光线才能适合植物的生长需求。像岩石一样干燥?

(产地生石花的水分供给):

虽然生石花通常生长在较为干燥的自然环境中,不过这个“干燥”可以从不同程度上来衡量。一位农场主由此告诉我在他的农场上 —一个典型的L. comptonii var. weberi自然栖息地的环境 —那片地区在过去的两年里都没有降雨。不过当我那天旁晚再去看那些生石花的时候,它们已经变得很饱满了。由于一些未知因素,它们获得了足够的水分或者说是潮湿水气,并且这些潮湿的水气被最大程度地保留了。Var. weberi的根系占据了钙质石灰岩内的细小空洞;任何潮湿水气进入后都会被这些缺乏排水途径的空洞所收集。我可以举些相似的例子,很多生石花需要大量的露水来维持生长,这些事实使我们认识到我们可能过分低估了生石花对于水分的总利用率。

(产地生石花的水分供给):

产地自然环境下,一些品种由夏季的雷飑补充水分;其他的一些接受适度的冬季或夏季降雨,也有些主要依靠携带潮湿水汽的大雾来补充水分以维持生存。大多数生石花生长在夏季降水的区域,不过这些区域的划分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严格。因为很多地方随时都可能降雨。通常来说,年降水量总体上比较少,小于500毫米,很多时候还要比这低(科尔1988)。当然,生石花可以很好地贮存水分,并且它们也可以长时间地贮存水分,就好比半掩埋在土壤中的小水桶,而且它们循环利用贮存水分中的绝大部分。有些时候,它们贮存水分的功能过于优良,在降水较多的年份它们可以得到更多的水分供给,这会导致它们肿胀、破解、而被真菌侵染。崔伯纳报道过这种罕见发生但毁灭性的群体感染腐烂事例。

经历了无数个夏季之后。。。

(野生生石花的生存年限):

尽管有干旱,威胁其生存的热气浪,大面积腐烂,各种各样的草食昆虫和动物;野生的生石花依然可以生存很长时间。偶尔人们会遇到数量巨大的一从生石花,生长在一片特殊适宜的土壤上而且看起来很古老了。在记录中也有很多株龄较老的生石花;; 从Schwantes (1957)引证一份关于L. optica的详细试验分析来看,这颗品种可以生存将近一个世纪。沿河岸生长,植物或多或少地可以从雾气中得到重要的水分补充。我大胆地猜测即便是生长在“干旱”的Bushmanland 的生石花,比方L. otzeniana,也可以存活25至75年,也会还会长些。人们也许会从另一方面提出问题,为什么有些生石花会在幼年的时候就消亡了?毕竟,因为它们每年都会更换叶片,也会重新发育较好的根系以便重新扎根,仅有主根和那些分支的贮存根会随着株龄而生长,并且如果根茎处存在致命的问题或缺陷就会导致植物变的虚弱。因为以上原因,下层根系不能发育,逐渐地,老枝条开始伸长,并且当植物脱离土壤过远时,其自我收缩的习性就难以补偿这个差距了。同样,老根系会最终变得粗壮,干缩,而且存在水分和养分上的吸收困难。

(产地生石花的种子繁殖):

野生的生石花至少需要两年才能开花结种子,并且成熟的生石花在适宜的条件下会每年都开花,其一生大约可以结出100至500个果实,30000至150000粒种子。看到如此震惊的数量,人们会期望找到像灌木丛一样植株密度很大的生石花栖息地,确实这种情形会在那些十分适宜的生长地点上发生。在纳米比亚附近有一片著名的生石花分布区域,在那里数量众多的L. julii subsp. fulleri occupies生长在一片狭长的延续数公里长的土地上。那里的生石花真的是一个挨一个、异常拥挤地生长。另一个类似的高密度生长区域在Steytlerville Karoo ,在那里L. localis占据种群的主要地位。然而,其他一些品种的自然生长模式都是稀疏、局部化的。

植物品种保护的相关问题同时显示出生石花周边生长的多肉植物也对其有影响,不过,现在野外采集的植物材料已经鲜有市场了,温室中培育的规格优良的幼苗已经大范围低价格的现身于市场上。还有就是,科尔夫妇经常会给他们的种子提供一些信息丰富、准确度一般的资料,并非完全精确,然而一些提供种源的栽培者对于其种子的信息透露很少。自打我最后一次看见野生植物出售已经很多年了(不过在那之后,我也没有看到过犀牛角出售—这说明,一些市场转入地下交易了)。讽刺的是,很多人都是热切追求的生石花品种基本上都是栽培变种,这只会威胁到您的钱包,不会危害植物的产地。

种子质量不好(栽培中种子的问题):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些生石花的种子,纯粹是一种风险投机,出产生先天病态的幼苗:外形很糟糕,短小虚胖,颜色暗淡,体积矮小,长杆子样,难以辨别其原始品种,不育以及生长异常。爱好者可以将它们当做是这个品种系列中的一部分,也可以将它们摒弃。植物学家或许会倾向于一种解决方法(后者),而园艺学家会倾向于另一种(前者)。不过我可以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虚弱的植物很少会恢复健壮,也不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情况好转。野外采集的种子总会以一定的百分比萌发出发育不良的幼苗或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的植物,这样的幼苗在野外是很难生存下去的。这样的植物通常十分有趣,并且值得需要精心细致的呵护,不过它们很难成为生长强健或令人放心的标本品。

野生种子仍然时有供应。不管怎么说,收藏一些果实是否会真的保持种群的数量,这点还不确定;不过我个人的感觉这样做比不经意间犯错误要好的多。有一次我赠给番杏科植物研协会500粒野生的L. coleorum的种子(3个种夹所含的种子量),争议这样做会减少对稀有较难栽培并且新发现的品种的收集压力。我希望这是真的。(以我的知识水平,这个品种在产地还没有被其他人接触过。)4年后,番杏科植物研究协会提供了一份数量可观的L. coleorum的种子,这些种子都来自于首次提供的种子的幼苗。这点展示了生产生石花的种子会有多快;诚然,没有比生石花更容易授粉的多肉植物了。所以保证种子的纯种就不是什么重点了!

视觉上的颜色和纯种植物

一些栽培品种 “栽培变种”丰富了生石花的收集。大多数生石花的繁育工作都是直接追求不同品种颜色变异的稳定性:棕色躯体品种中的绿色突变株,黄色花朵品种中的白色突变株。这些消色差的((指白色的)培育目标已经在很多品种中获得成功,不过还是有其他一些更加丰富的颜色的可能性:鲜红色的或者粉红色的花朵,甚至是一些更进一步的复合颜色图案。

到目前为止,近亲繁殖带来了好的消息。为了近亲繁育,挑选一颗你认为不错的植株A,将其与一株相近的植物B授粉;播种由A收获的种子,然后在后代中选拔优秀植株再将其花粉授予A,可能成功的后代植株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与A亲和。后期陆续的重复近亲杂交会带来越来越多的特征累积。这个过程通常需要最短三年,最长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你也可以尝试将一颗生石花自交授粉,例如L. meyeri ‘Hammeruby’。自交的植物经常会产生一些正常变异植株情况中难以找到的变异,并且并不总是好的;例如,一些hammeruby在栽培中生长异常缓慢并且根系很弱小。

很多人工杂交品种都是种间杂交。它们中的大多是是难看,虚弱并且失去其品种特征;完全没有园艺价值。并不是所有的品种杂交组合都被尝试过,然而,现在就否定其未来的可能还为时尚早。(多说一句,很多人工创造的杂交品种都是用来测试公认的纯系植株,而不是创造新的漂亮的园艺品种。)总体上来说,生长于两个大种群中的品种,黄色或者白色花朵,会杂交产生杂种植株;品种在分类学上越相近越容易杂交成功,品种自身越不稳定越倾向于阻碍杂交的成功。因此L. lesliei var. minor x L. lesliei var. lesliei的后代是完全可育的,然而L. lesliei var. lesliei x L. aucampiae var. aucampiae就会产生虚弱的植株而且这同时也为此二者是同一品种的简单假设提供了反证。白色花朵的生石花于黄色花朵的生石花的杂交经常失败,或是产生娇弱奇怪的带有粉红边缘的白化缺陷苗。躯体绿色、花朵黄色的生石花,像L. olivacea或者L. herrei很容易与其相近似的白色花朵品种,如L. marmorata和L. optica杂交,不过杂交出来的后代品种却十分相似;诚然,L. herrei与L. optica被认识是特征十分接近的两个品种,但却又是分别生长于南方和北方的两个独立品种。

与其他属的属间杂交仅在几例中取得成功。L. lesliei x Dinteranthus vanzylii的后代是强健,漂亮的,而且是完美杂交、可育甚至于种子的各种特征也是居于两者之间Argyroderma delactii x L. divergens var. amethystina, 或者是L. meyeri ,会产生一些对环境敏感、不耐高温的幼苗,而且需要很多的养护照料才能存活。不过,原始的杂交属Argyrops,一个介于Lithops 和Argyroderma 、有50年历史的杂交种(准确的来源记录已经遗失),很强健;尽管每年夏季它会变成粉红色,不过一到冬季它就会恢复绿色并且迅速生长繁殖。(它的扭曲的种夹里充满了不育的种子). L. xsteineckeana肯定是一个属间杂交品种不过资料上没提及其父本,其母本L. pseudotruncatella也是推测的。

生石花的种植

下文中会给出简短的与各个单独品种相关的园艺学信息,不过我应该直说其实生石花还是很容易种植的。如果它们每年都开花的话,这就表示它们很健康。如果它们没有开花,可能是没到年龄,缺少光照,缺少水分,或者是养分过多(抑或是这些原因的任何组合)。我自己生石花种植的主要目标是尽可能长久地让植物看起来饱满新鲜。这就意味着它们应尽快地将老叶吸收转化,避免肿胀还有特别是叶片堆叠(例如,在一单株植物上同时出现两三年才长出的叶片!),每年春季新叶片应快速干净的长出,并且保持花盆中的植物矮小,而不是看起来很高大。另一个合乎情理的目标是长寿;生石花会成为一位爱好者一生相伴的植物。

就对我可以确定的而言,人工栽培中可考证的年龄最老的生石花是L. marmorata的无性繁殖体,采集于80年前!通过扦插,它还在继续生长并且像蘑菇一样新鲜。诚然,使老龄的群生生石花重新恢复健康的最佳方法就是给予它一个全新的根系系统,或者是通过切除植物的老龄主根并且同时使植物重新扎根,或者是将其解体并且是每个分离的单头生根。

生石花看起来确实很像岩石,当然这点即便是在以我们的经验所认识到季节性充水的叶片上也没有改变,并且它们周围充满碎石以及冰川时期留下的痕迹,这也是为什么突然的腐烂而导致叶片像融化了一样萎缩总是让人很惊诧。这些不是十分固体的肉质叶可以一晚上就萎缩烂掉。避免腐烂的意愿引诱很多种植者不计后果的多次少量浇水。这里我说“不计后果”是因为这样浇水的话,植物永远也不会发育出强壮的根系并且当它们接受正常灌溉的时候会很危险。是的,生石花喜欢与这些微量水分等量的降水,偶尔的,也许在夏季每月一次。那些认为生石花从来不需要水分的人让我回想起我的前任房东;有一天,当他发现我正在给他曾经认为那是我喜好的“鹅卵石”浇水的时候,他很惊奇。

对于生石花产地的降水规律我们可以不必在意,几乎所有的栽培生石花对春秋季节浇水反应良好。这点符合一些品种在自然条件下接受冬季降水以及一些品种接受夏季的雷雨。在北半球,生石花的种植规律完全转变了;它们没有体现出从产地继承下来的特点,没有令它们渴望的交替存在的9月份长时间持续的“春季”。生石花对日照长度和温度很敏感,而不是4月和12月的季节转变。粗略地概括,一个年份中的浇水安排可以遵照如下:

晚春到晚秋:将近每10天就需要良好的灌溉,尤其是植物侧边出现夜晚也会存在的皱褶(仅仅是在白天出现皱褶是下午气温过热导致的结果,这点无关紧要,除非它们出现灼伤状态之前的症状)。在它们蜕去旧叶后到夏末秋初开花前需要充足的灌溉。

早冬:一点水也不要浇,除非植物看起来萎缩的很厉害,或可见(和已授粉)的果实看起来没有正常地发育。

晚冬:将近每20天给少许水分,如果植物上的裂缝没有扩张并显露出新生长的叶片,可以给多点水分。

早春:一两次适当的浇水,尤其是当新长出的叶片看起来皱褶。泰利斯梅尔,一位杰出的英国种植者,告诉我在英国不建议晚冬和早春浇水,这里冬季的光照很微弱,这样很可能会耽误旧叶片的溶解吸收。在光照充足的地区美国西南部,意大利南部和法国,还有整个南非我的建议会更合适些。

大体上的注意事项:不论在什么季节,在经过特别炎热的一天后,我总会在夜晚给生石花喷雾。它们对这项措施看起来反应良好,终究它们的生理活动在夜晚很活跃,但经验表明在英格兰这种冷凉潮湿的气候中,这个做法完全没有必要甚至可能会对植物有害。我的喷雾习惯模仿于产地夜晚水汽凝结成露的经验。不过,对那些将老叶片保持超过一年的植物喷雾不是个好主意;这些叶片会再持续一年,不会多也不会少。交替等同于循环!

以上所给出的这个经验对我来说很奏效;其他种植者也有别的模式并且也会同样奏效。(科尔的种植方式远没有我的这么麻烦,而且他们的植物也十分漂亮。)以上这些措施由新老叶片交替转换的程度,植物所接受的热量和土壤的干旱贫瘠程度,花盆—大或小,瓦陶或塑料,还有光照量来决定(清晨的阳光逐渐减小到下午的半遮阴会使植物承受最小的困难)。切忌状态不好的植物需要遮阴和/或水分!任何对根系的干扰都会很快使光照良好的植物灼伤,这点告诉我们一个良好的深根系与植物承受热量和强光照是紧密联系的。新栽种的植物至少需要2周去用根系固定自己,2或3个月的安全护理。未固定或状态不好的植物很容易萎缩,并且如果这个“萎缩”在本段文字中看起来是个奇怪的词汇,这就告诉我们距离我们把生石花看做是一对叶片还有多远。

八月份的光照

种植良好的生石花通常可以接受很多光照,就像是英国的夏季可以提供的。不过,尽管是在英格兰,它们仍然需要良好的通风和新鲜空气来健康茁壮生长;不然的话,七月或八月下午的高热(或强光)是足够将它们严重晒伤的。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下,夏季的一些遮阴对它们来说是最适合的20%-30%可能就足够了。如果接受的光照过少(或过多!),生石花会很快失去鲜艳的颜色,就像褪色的水彩画一样;在缺少光照的条件下,它们还会伸长叶颈,变得十分难看而且还易感染腐烂。我通常假设读者个人有一个温室,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一个阳光充足的窗台会维持你的收集品正常生长(也可能会将它们晒伤)。在地中海气候条件下,一个简单的挡板会防止好奇的鸟儿进来捣乱。

生石花可以耐受极高的热度;我知道生石花能承受将近50℃(122℉),这种天气在夏季要持续很多周。总体上说,这些幸存于如此极端天气的植物通常会有50-60%的遮阴;保持休眠和不伸展的姿态直到热浪过去。(凉爽的夜晚会有助于纠正热量,保持平衡。)不过,将它们在稍低一点的温度下种植会更安全;我自己觉得40℃(104℉)和合适,所以我以此相信它们也一样。而在另一方面,一些种植的植物在干旱但健康的条件下可能忍受至少-8℃(17.6℉),而且我有在更低的气温下存活的相关报道。不论是何种情况,极端的热,冷,或强光,对于植物的良好肤色都不是必须的。苏珊娜 梅斯种植在一间临近Gatwick的未遮阴的温室里的生石花,颜色超级的好,如果这个做法在雾气潮湿的英格兰行之有效的话,它在任何地方都会有效的。

栽培材料的使用原理

生石花可以在各式各样的混合土壤中栽培,关键点也仅是你所使用的混合土壤的保水能力会对你的灌溉制度产生影响。只要混合土壤排水良好,就可以种植生石花。爱好者可以同时尝试下不同的混合土壤,当花盆里的土壤大致以均匀和可预测的速度干燥时,对于一位爱好者的总体栽培来说,浇水变得轻松容易这点优势就会体现出来。尽管如此,额外及单独的护理总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到结果。

当前使用的众多混合土壤中一些配方如下:A:1份壤土+1份轻石或火山灰(粉碎的,富含铁质的红色火山岩)+少许细砂砾;B:1份商品化泥炭基础的混合土壤+2份细砂砾,珍珠岩或者轻石;C:1份椰丝(椰子壳的纤维)+1份珍珠岩或者是沉积岩。尽管在产地,众多山脉形成了众多不同形式的土壤;所有品种在单一的混合土壤中我不是说一定健康生长并且不易腐烂。如果一份混合土壤富含养分,一部分植物将会像气球一样膨胀,甚至是涨裂,除非水分供应不足。一些栽培介质(例如C)少有或缺少养分,所有应该及时补充肥料。

一些栽培者喜欢大型的多头的植株,一些喜欢两三头紧密生长在一起的大头。占大空间的根系喜欢大一点的栽培容器,而受到限制的根系喜欢小点的,这仅仅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不论那个选择都会找到其野生模式,虽然野生的生石花罕有像栽培品种那样生长成大群的。爱好者在展会上看到的大群生的珍品在许多方面都不现实,但它们无可争辩地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并且当颜色鲜艳时会很壮观。

花盆的选择同样也会影响土壤和浇水的选择。我个人倾向于瓦(陶)盆,因为它的外观,透和坚固耐用,但方型塑料盆因为它便宜并且节省空间和时间。不过我的标准是12X12X12cm的近正立方体花盆。浅一点的花盆对于所有品种来说都会起到极佳的效果,虽然它们会阻碍植物的生长,并且时常需要浇水。野生的生石花实际上会有一条深的主根并且在一些情况下也会有浅的侧根,主根起到固定植物的作用,侧根用于吸收周围附近聚集的露水—甚至是自我灌溉植物所浇灌的水分,但花盆远不能提供这些野外环境中严格的生存条件。

   生石花可以群栽也可以单栽。群栽条件下,它们生长优良,将会保持单、小的形态,不过群栽因为空间狭小限制了植物生长到最大体积的能力。总体上来说,一个栽培容器中最好是种植一个品种的植物,这是为了避免不同的生长循环而引起在浇水和遮阴方面的麻烦。但金.亨利没有说每个花盆中都有后栽种的生石花;各种不同的品种混在会导致生长不均。所以我必须指出,一些栽培者将20或30种生石花集体种植在一个大花盆中,并且这些违反地理条件组合的植物经常生长良好。

授粉,耐心,和一遍又一遍的充分人工粉刷

如前所述,授粉确实非常简单;但我还是应该提醒几点,这些可能会是读者产生误解。首先,授粉一般需要两个来进行:两个无性繁殖的个体,两个兄弟姐妹,两个单独的个体,不能是同一植物上窃取下来的两个部分。此外,花朵的发育程度应该大致相当,开花期的第二至第五天(以花朵初始绽放计数)。还有,在授粉过程中保持花朵干燥,这点很重要;较高的空气湿度会使花朵枯萎并且同时也损伤花粉。相反地,当子房开始孕育果实的时候适当给予一些水分会提高果实的质量和品质。

当一颗生石花开始它开花的生理周期,裂缝会首先分裂开来。当裂缝分开后不久,花蕾就会显露出来,并且快速的由萼片组成的花柄向外伸展;在两周以内,经常要低于两周时间,花朵就会接近开放了。通常,生石花的花朵在下午两点到五点之间开放并且在傍晚时关闭。观察一朵新开放的花朵,你就会发现花粉还并没有成熟:花药上稍许有点粉末状的花粉或者干脆没有,并且这个时候柱头也不会接受花粉。接下来的一天,花蕾会比前一日开放得大一些(开放的时间要比它们在第一天稍微早些)并且这个时候花粉开始脱落,不过柱头还是不接受花粉。到了第三或者第四天,柱头开始伸展并且花粉的寿命也倒了最后时期。当柱头准备好接受花粉的时候,它们在花色或白色的花药裙中开起来像呈绿色或黄色的一股线。你可以用一把软毛刷粘上花粉,然后轻轻地刷到柱头上,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里重复这一过程。(粉刷的越好,授粉就会越充分,所以要事先准备好一定数量的质量优秀的软毛刷并且要清理干净。可以用异丙醇给它们清洁和消毒;每次授粉后都要清理毛刷。)

   如果温室环境比较温暖,花瓣会迅速发育,并且在授粉的时候花朵的各部分都已经发育完全。有效授粉后的一周内,子房会膨大;花朵会萎缩,出现不可逆转的变红或变黑现象(在原有颜色的基础上)。很快,果实在体积上会继续发育增大,像一个绿顶面的按钮;一些情况下,果实会隐藏在裂缝内部;另一些情况下,果实会被夹在裂缝中间,显露出来而且容易受到未接的危害(害虫、动物)。第一种果夹的位置对于生石花来说当然要比其他的优秀,可以免受害虫的侵害。

   抛开一些影响因素,生石花偶尔也可以自花授粉结果。如果花朵中的柱头可以稍微接触到雄蕊上的花粉,这样就会及时形成一个发育良好的果实;即便是柱头为接触自身雄蕊的花朵也可以产生果实。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情况下植物可以解除对自身花粉授粉的限制,不过这确实发生了。为了验证这点,实验者必须保证完全没有杂质花粉干扰而导致花朵授粉,所以保持实验植物与外界环境隔离是很有必要的。生石花相当容易授粉产生种子,并且近亲杂交会产生不确定的令人奇怪的结果。即将授粉的生石花应该隔离开来。有时,也可以用其他属的花粉来促进生石花的自花授粉,例如, Conophytum herreanthus,Fenestraria rhopalophylla,或者是Argyroderma delaetii的花粉。这些花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植物自花授粉限制因素却完全不在基因层面上(遗传学上)参与植物胚珠的受精,就好比是某种催化剂或者说是触媒。这里提醒一下,所有的生石花的花朵都是“完美的”,即它们同时拥有雄蕊和雌蕊。一些异常植株的雄蕊只有柄而没有花药,不过这些异常的花朵通常能接受其它花粉尽管它们自己不能产生花粉。将一个花朵去雄可以保证阻止自花授粉,不过这需要相当精细的操作将雄蕊去除。

播种繁殖和幼苗培育

了解生石花,体会生石花的最佳方法是从种子种植。它们从幼苗到自然消亡的历程会很漫长而且充满趣味。从浇水上来说,有很多播种模式:这里我只概要地介绍两种对我有效的方法。生石花的种子可以保存很长时间;如果可以保持干燥,它们能保存至少20年。最好的方法是将它们储存在果实中,也就是所谓的种夹。可以用手指仔细地碾压种夹,然后用合适的筛子就可以将种子与种夹分开;最好将种夹壁完全去除(果实的外壁以及其他附属纤维结构)因为它们会引起腐烂。或者,种植者也可以将种夹在一杯水中浸湿,这样也可以取出种子,大部分种子在几分钟内会从种夹中散落,其余的可以用软毛刷和细尖镊子取出。种子应该放置于纸巾上,自然干燥,然后室温下用纸质信封保存,或立即播种。

生石花种子最适于在仲夏,于室外通风有遮雨顶棚的花架上播种。它们可以用8X8X8CM的塑料盆,如上所述的成年植株栽培混合物B(但栽培介质要过2MM筛,并且仔细地将每盆中的介质整理平坦),稍许覆盖一薄层沙砾。(如果覆盖层过厚,它们会腐烂。)播种结束后,盆体仅需从下方浸泡,并且用玻璃或塑料薄膜覆盖一些时日。这层遮盖物仅是为了确保种子被充分浸泡并吸收水分。当第三或第四天,玻璃或塑料薄膜应该换成遮阳网或隔板,而且花盆需要一天喷一次或两次雾。在一周内,一些种子差不多就会萌发了;两周内,大部分应该已经萌发完毕。100%的发芽率不论对于它们还是你来说,都是有可能的,这点有理可据。发芽的速率在一定程度上合温度有关;如果你的花架的温度在大约15℃ (59℉)~30℃(86℉)之间(早晚温差),会产生最佳效果。

保持隔板或遮阳网的覆盖,因为它们会提供些许遮阴。(在日光强烈的气候中,可能会需要额外/更多的遮阴。)每天都应该保持喷雾,除非你愿意测试一下降水所带来的不同效果而且有充分的把握坚信会下雨。(大体上来说,轻微降雨具有十分优秀的效果,不过它会因为过量而走向好事情的反面,导致幼苗全军覆没。)每隔一些时日,应该增加喷雾量,以免盆土水分损失过多,不过应当注意避免土壤水分充分饱和!大约过三周以后,可以逐渐减少喷雾量。我经常在喷雾的水中添加少量的化肥。

当植物的子叶发育完善,呈现微小,圆柱形或圆锥形的体态时,它们就可以体现出一些多肉质的特性,这点会给它们一点—仅仅是一点抗旱能力,并且随着植物体态的伸长,它们可以被稍微厚点的浅层沙砾覆盖,这对它们会起到支撑和固定的作用,还能保持土壤水分,更能防止蕈蝇的侵害。盆内永远也不要涝水;涝害会带来腐烂。尤其是当幼苗紧密成群生长的时候—大约每8CM盆100颗—它们很容易会抗性降低,虽然从其他方面来讲,它们很喜欢彼此在空间上的支撑以及用根系覆盖其共同的生长区域以维持这个小型的共存环境。生长良好的幼苗具有亮青铜色的外观—如果它们绿油油的,并且也很虚软,这个时候种植者应该小心地检查一下光照程度了。如果它们突然间蜕变成了骨白色,这说明它们接受了过多过强的光照;它们不能适应环境突变所带来的压力。

三个月内,植物的子叶会非常肥厚,不过子叶的养分会很快被从其内部发育的新叶所吸收同化。这种情况会在晚秋发生。这个时候,幼苗看起来就像微型的成年植物 尽管它们顶部的花纹还未完全发育,并且它们可以按照成年植物来管理,如果想在管理上粗放一点的话。从整个栽培过程的每个方面来看,幼苗对于少量多次的稀释淡肥反映优良。应避免移栽植物,直到随后的春季或夏季,除非你的手工很灵巧而且喜欢用杀菌剂。无论如何,最好是在子叶被完全吸收同化,真叶充分发育后进行移栽。如果你的幼苗有三对肥厚的肉质叶,那是你浇了过多的水或施了过多的肥!不过,一些叶片堆叠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保持根系健康有活力要比限制叶片发育重要得多。为了节约你在培育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某些品种的幼苗应该将老叶片剥落并且需要新叶片迅速、连续不断地生长出来,并且这样做很有可能会使它们在10至12个月的时候开花。

生石花于一年四季任何可提供光照的条件下播种,也表现出色。实际播种流程如上所述,虽然小些的盆体会更安全,而且最好事先将土壤消毒,用微波炉或常规的蒸热(假如你正在烤烂土豆泥)。再一次提醒,覆盖的薄膜应该在第四天移除,否则土壤会腐败变酸。尽管在光照条件下,种子萌发的非常迅速(3至10天),当在室外条件下进行播种时,有些种子并不像预期的那样,甚至是好几周都没动静。如果可以长时间提供光照以及近距离吹风,幼苗会生长良好。在这种栽培模式下,生长发育都很迅速,不过幼苗在这种条件下也会很虚软,除非将盆体近距离放置于光源处(±15cm)。经过3至4个月后,最好将盆体放置于温室中(开始最好是放置在温室长台的下面),或者放置于一个阳光充足的窗台上,在一些大盆植物中间或后面让大盆植物为其提供部分遮阴。生石花可以永远置于光照条件下栽培,不过当它们经过最初的6个月后,它们需要一些周期性的光照,在每天14至18小时间浮动。通常所用的“冷光”荧光灯结合一些专业的宽光谱植物光照用灯,这样混合搭配使用可以用来对生石花进行光照补充。

应该注意的是,有时候种子会萌发失败。通常情况下效果优良的栽种模式也可能会有那么一盆或几盆不发芽,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目前还不是很明了。然而,如果一个月后都没有种子萌发,这个时候我经常是让盆干透,把它放置在阴暗的角落里,暂时把它忘了然后几个月后再重新浸泡一遍。 有时,我甚至是用隔板将盆挡住放在外面淋雨。 时常令人惊讶的是,这样做之后很快就会发现大量的翠绿幼苗萌发出来。这是否表明,限制萌发的一些条件或被反反复复的潮湿所解除,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科尔(1988)曾经提及到,种子经过一年的休眠后发芽情况会有很大好转,这点可能提示,限制萌发的因素会随着年限的增长而减弱,并且很多人相信种子就好比优良的白酒,质量会随着年份增长。不过,当包含种子的种夹完全干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播种了,大约在授粉的八个月后,并且我有丰富的新鲜种子完美萌发的实例经验,所以我不喜欢等待,哪怕是一天。不管它们的年龄如何,种子有时会展示令人诧异的萌发模式,有那么两三片区域会在好几周(甚至是好几个月!)内保持翠绿的状态,所以我怀疑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跟种子在种夹中所处的位置有关联,或者是于此相关联的因素,即种子的尺寸,因为来自于同一种夹的一些种子很明显要比其他的厚实,而且似乎看起来也要比其他的更容易获得养分。

我没有发现某一品种的平均种子尺寸和萌发的难易程度有任何关联。不过,尺寸和死亡率(存活率)倒是有点联系的:大的种子(L. lesliei)可以产生抗逆性极强的子叶幼苗;小点的种子,例如L. comptonii和L. otzeniana的种子,甚至更小的L. julii和L. verruculosa的种子有略微溃烂的倾向。(喹诺酮【Chinosol,8-羟基-喹啉衍生物-硫酸钾】是一种众所周知的药物,而且是一种有效的,低毒的对抗细菌性腐烂的利器。)当然,小的幼苗也很容易遭受病菌的危害。

应该提醒一下,50至150颗幼苗在8X8X8CM的盆中种植一年效果不错;视盆的大小而相应地确定幼苗的种植数量。这是假设种植者播种均匀以防止徒长的前提下确定的。均匀播种的幼苗会生长矮壮,占据藻类的生存空间并且均匀一致。我曾经尝试在一个大盘中播种,用栅栏为它们划分了宽广的生长区域;我希望这种方法可以省去早期移栽手工作业的麻烦!这个方法在理论上听起来可行,不过实际上却不成功;归根结底,在适宜的时候移栽实际上可以激发生石花生长发育。

技巧和病虫害

总体上来说,成年的生石花在管理上很方便,不过它们还是会毫无理由和令人苦恼地腐烂当种植者期盼不要发生此事的时候。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种植者们总是会让腐烂弄的团团转,而且腐烂也有许多种不同的类型:急性的凝胶状腐烂,带有令人厌恶的臭鸡蛋腐败气味和水泡状的植物;慢性的粉尘状干燥腐烂,非常类似于白蚁对老木材的蛀蚀;还有蔓延式腐烂,如果种植者笨到或者固执地不将初次袭击幸存下来的植物重新种植,那么腐烂就会缓慢地蔓延到整盆植物上。预防措施要优于任何治疗措施,其中包括每盆植物对环境的应激程度(不要仅仅给一盆植物浇水,应为它的毗邻还是干旱的),定期对弱势植物检查的意识(L. schwantesii s.l.在湿热的气候中很容易变得虚弱),避免长期的潮湿,还有,尤其重要的是,良好的空气流通。在清晨给植物浇水时最安全的,不过长期(永远)不给植物浇水肯定不是最安全的。

生石花很容易感染粉介,尤其是那些已经开花的植株,粉介会侵入到裂开的叶片中。内吸性杀虫剂可能是在大面积鳞片状感染时的最佳解决办法;小范围内零散的感染可以用异丙基乙醇治愈。干软的根系也会遭受害虫的侵袭;如果害虫实在顽固,将根系完全切除是最佳的治愈方法,而且这也会使植物恢复健康状态。蕈蝇也是一大危害,尤其是对幼苗;它们的幼虫基本上侵害幼苗,因植物的胚被啃食,幼苗会像被蛀空的树一样枯倒。种植者可以让幼苗紧贴透明栽培容器壁生长,也可以在幼苗上设置一架风扇。如果人工风力足够强劲,就会阻止蝇类着陆。

另一类问题—并不能算做病害,不过的确会使人感到不舒服—那就是植物产生畸形生长的趋势:植物的中央裂缝不正常地撕裂,侧部出现不规则的斑纹就好像下面的植物组织被钝器扯出来一样。尤其使我感到担忧的是这些畸形要比二十年前更加普遍地发生。我开始考虑植物受到病毒感染的可能,不过这也可能是一些昆虫的小范围活动所致,或者是由于土壤表面石头温度过高。很多情况下,畸形的植物会年复一年的更加奇怪,虽然在少数情况下可能会相反-恢复正常形态。

植物出现的外观损害可能是由于数量急剧增长的温室蓟马所害、也可能不是。那些所谓的西方花卉蓟马得为在番杏科植物中很多类型的外表皮损害负责任,组织柔软的植物像Mitrophyllums和Glottiphyllums 最容易受到侵害。这些蓟马也喜欢危害柔软的新发育的生石花躯体部分,在开花季节通过植物新开放的裂缝而进入其内部。花朵本身是害虫的首要目标,但蓟马倾向于到处乱钻,在这个过程中会导致一系列的而外伤害。它们也会传播病毒。所以控制它们产生的危害很重要,不过也很困难,因为蓟马可以通过孤雌生殖而快速且大量地繁殖。幸运的是,现在有了一些比较新进的防治方法。有一次,我将一颗带有不明条纹的L. pseudotruncatella送往意大利的一座病毒实验室。一位匆忙的实验员将这个植物放在了实验室的冷藏室中,不过在他开始实验之前,另一位雇工将这个证据吃了,也许他是把这个植物当成了进口的牛轧糖。

在我所遇到的麻烦事中,如果不提及三倍叶症(大家说的奔驰),就不算完全的:一些植物的裂缝发育异常,每个植物躯体由三片差不多等大小的叶片组成,而不是正常的两片。这些异常也会恢复正常状态,虽然个别个体所显现出的三倍叶状态在接连若干个蜕变后仍然保持。其他一些发育异常的植物会产生“锦点”-植物侧部表皮上的一些光亮色彩的斑点或条纹,相对于通常的皮色,这些“锦点”会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这些通常是由于单一的季节所因为(缺乏季节变换)。

蜕变后的佳品

种植良好的生石花可以在同一花盆中生长数十年。1979年,我送给我最后一位小提琴教师,一位喜欢布鲁克纳的永恒交响乐的男士,一瓦盆L. bromfieldii。1998年末,他向我询问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给他深爱的“棕色巧克力蛋糕”移栽了—相反,我给他送去了些花肥。大多数种植者不喜欢进度缓慢。当然,如果一颗生石花看起来超过盆体所能容纳的大小,或者相反的,如果它因为体内养分流失、不足而萎缩到土面以下,或者看起来失去光泽或色彩异常,这些时候就需要换盆。当我重新栽种生石花的时候,首先我会清洗它们,并且我经常对那些细小根毛能快速吸收水分而吃惊: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它们就会伸长生长,新长出的白色根系充满活力地寻找着养分。

如果一个植物状态糟糕,那么它应该多清洗几遍:我会把它浸泡在添加些许化肥和维生素B1的水中。浸泡的过程会持续几分钟或几小时。我通常去除所有枯萎的老皮。这不仅有助于使植物恢复健康状态,也会使生石花重新显现出丝绸质的光泽

在重新栽植生石花后,我通常都会在栽培土表面覆盖一层沙砾或沙粒。我并不依植物去匹配沙砾,不过我有些时候就是胡乱混合一下沙砾和沙粒如果它们铺上去看起来效果还可以的话。这层沙砾覆盖物可以减少植物对水分的需求而且会为那些自我播种或扎根的植物或幼苗提供巢穴,同时也会阻止藻类的生长。白色或苍白色的沙砾较比深色的效果更佳;深色的会过热。

微信扫一扫“乐趣园艺”公众号
第一时间获取精彩内容↓

积分:16
每次拜读前辈的帖子,都收获颇多。 2016-08-20 18:44
第1楼
回复
翻页: 1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哦,如果您还没有账号,点击这里注册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知识产权声明 | 著作权保护声明 | 用户注册协议 | 联系方式
·京ICP备07500383号 Copyright ©2013-2014 乐趣园艺(www.lequyuan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切换到手机版